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高山故事 [复制链接]

info | 2018-01-24 10:19 918 0



无尽的石海,不断的爬升,延伸至视线的尽头。当双脚踏上雪面的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过去的时空与当下触碰,连成一线。

报到日。9点坐上组委会大巴,巴郎山隧道通车后,行车时间大为缩短,14点前已抵达镇上。遇到李磊和萧萧,一起午饭后才返回酒店,领取装备,简单收拾后和凌飞去起点。13年4月,在攀登二峰的过程中因大雪而止步于二峰营地,回来后,重新开始跑步。

三年多过去再次走到斋戒坪,站在当年拍下照片的地方思绪蔓延,这是故事开始的地方。晚上是42公里组的技术说明会,之后是肯道尔山地电影展,穿着羽绒服,再裹上冲锋衣,在半开放的环境中看电影,高、冷。第一天状态适应良好。

赛道适应。简单早餐后,是开幕式,马老师的牛角帽引人注目。活动结束后,回到镇上提前吃了午饭才进山。在栈道上碰到格格,已经走了一趟返回。这次过了朝山坪,白塔周围的经幡随风舞动。不远处有选手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聊天。


比赛日,3点15分起床,整装。把原来准备的部分补给当早餐,选手群消息通告两点出发的60公里组特邀选手Julien 1小时多点通过第一个计时点。4点20分去起点检录,拍照、热身,起跑前几分钟才等到凌飞,简单聊了后,开始各自的比赛。5点整,起跑。 

    第一赛段,起点到打尖包,7.6公里,580米爬升。到海子沟山门是接近500米的栈道,接着转入狭窄的土路,透过头灯的光,飞扬的尘土扑面而来。4公里左右,看到上次在祁连山很长一段时间在前面跑姿很帅的女孩子,打了招呼,出现开阔路面,一溜小跑开始超车,再次看到她已经是在打尖包。往前进入到树林,是更坑坑洼洼的马道。远处山的一边已泛白光,前面传来了加油声,6点40分抵达打尖包,用时1小时40分。喝了两小杯红糖水,休整时脱下了手套,不到10分钟,出发时手指已冻得发痛。东边天空有颗很亮的星星,现在想来应该是启明星。

第二赛段,打尖包到大峰大本营,4.1公里,600米爬升。往前看到了鱼哥,很惊讶地发现凌飞就在旁边。天逐渐变亮,已能看清远处延绵的雪山。穿过小段树林后进入到高山草甸。随着海拔抬升,有明显的气喘。第一次看到下撤的选手,身上绑着红色的号码簿。

前面出现志愿者指路,提示还有1公里多就是大本营。8点30分抵达大本营,用时1小时50分,海拔4314米。进到帐篷打卡,在旁边的补给点喝了小杯热水。期间有志愿者很高兴地说:“这是第一缕照进大本营的阳光!” 在旁边石头房子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换上太阳眼镜。出站的时候已经是8点50分。

 

     第三赛段,大本营到大峰顶,2.95公里,724米爬升。一段土路后是看不到头的碎石爬升。快11点,抵达4800米,肠胃出问题,开始呕吐。当时前后刚好是伍薇和凌飞,都过来确认状况。吐完后反而感觉好了点,对她们表示不用担心。按以往的经历,活动时间应该还能持续几个小时。陆续有完成登顶的选手下撤,互相鼓励打气。

   距离大峰顶还剩十几米,已经能看到上面穿着绿马甲的人员,肠胃再次抽搐,比以往更加强烈,扶着石头把胃里剩下的水分都吐了出来,剧痛导致泪水喷涌而出,模糊了视线。这一计时点的志愿者有女子珠峰登山队的子君,在引导下完成打卡和盖章。登顶时间11点30分,用时2小时40分,峰顶海拔5038米,含氧量大约只有海平面的50% 。完成了赛道难度最大的部分,心情也放松了下来,刚一路的痛苦就像没发生过。拍照、合影,伍薇还特意给指出婆缪峰的位置。

  

   第四赛段,大峰顶到大本营。11点40分开始下撤,起风。比赛进行到快7个小时,期间只吃下了两条能量胶,体能明显下降。与凌飞一起前后下山,下到大本营前较为平坦的土路,也只能勉强小跑起来。13点,抵达大本营,用时1小时20分,刚好是去程时间一半,如果状态没问题,用时可以更少。坐在台阶上休息了10分钟,依旧吃不下任何东西。志愿者开始提醒距离下个点所剩时间已不多,决定出发。

  

第五赛段,大本营到大黄棚子,8.2公里,约100米爬升。赛前想着这段相对容易,用时不会超过1个半小时。下到分岔点,志愿者再次提醒时间紧迫。遇到三位选手,其中一位看起来状态也不好,停了一小会还是决定继续。剩下不到90分钟,8公里多山路。隔几分钟看一次手表记录距离。原来在前面的两位选手停了下来,后面出现清理路标的扫尾人员,告诉我们去到下个点已经超时。抵达又一个分岔点,往上是去大黄棚子,往下是返程,时间14点30分,记录显示24公里,距离下个计时点还剩两公里,剩下10分钟。最终决定到此为止,把跑远了的凌飞喊了回来。

 

    返程,花海子到终点15公里。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下来又吐了一次,只有黄色胆汁,想来应该是第6次吐了吧。靠着一块长石头躺了下来,希望能缓解。期间从大黄棚子返程的鱼哥经过过来确认状况,表示不用担心让他继续赶路,其后伍薇也抵达,凌飞把情况告知。这两位最终以距离关门时间5分钟和3分钟完赛。

   有那么一会忘了比赛,就那样宁静地在草地上躺着。15点30分左右,起来准备返程,再次吐。最终决定使用马匹,救援人员开始联系,为减少等待时间,继续往前走,等待从打尖包上来的马,开始了漫长的返程。晚上七点半后,抵达终点。 

    晚上10点,肠胃功能恢复。楼下饭店碰到萧萧、天王,才知道他们均跑入9小时,萧萧名列女子第三。经过一天的折腾,赛后的晚饭吃的很愉快。

    总会遇上各色有趣的灵魂,在自己的故事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感谢凌飞在我出现状况后一路的陪伴,感谢这一路上的朋友。在短暂而又漫长的人生旅程中,每个人都需要穿越孤独和艰难的时刻,所有这些,让故事变得无与伦比。

    纵然孤独是常态,相聚只是偶然。但,愿常态短暂,偶然更长。


 

(本文所用照片均为作者拍摄)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