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梦想永远不会关门 | UTMS未完赛选手访谈 [复制链接]

info | 2018-01-24 10:59 564 0


从不曾见过粉色的幺妹儿,哪怕只是在照片中。在那片梦境般的雪原上,我行色匆匆,我拼命奔跑,我一直在问几点,我看见风景,我停不下脚步。


说一声晚安,以为梦也会是粉色的,可我总是蹬着腿,一再把自己踢醒,我在梦中无休止的冰雪坡上一直滑着,却总也没跌倒,就象那场比赛一样——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UTMS)。


止步于CP3,也是第一场被关门的越野赛,曾有些许遗憾,却输得心服口服,这样一场高难度的赛事,绝不可能仅凭天赋和意志去完成,比赛是公平的。虽几度哽咽,但依然嘻嘻哈哈,和被关选手一起徒步看风景。


曾经在这样的赛道上奔跑过,又如何会遗憾。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说,这也许是国内最虐的越野赛事——高海拔、地形复杂、恶劣天气、冰雪路面、低完赛率,我们的口号甚至是安全退赛。

在赛事跟踪信息上看到我熟悉的名字们一一开始静止不动,微信上各群跳出的框总是——“我退赛了”,我从释怀到越来越吃惊。

当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站台和完赛选手身上时,我突发奇想, 想找身边的未完赛选手们聊聊这场比赛。很荣幸这些选手都欣然答应接受采该,他们分别是:罗静、任汝巧、薛丹、唐东喜、易颂伟、张春蕾、袁林。

在本文发布前,我把这些选手的建议带给了赛事创始人、赛事执行总监阿尔曼,他对部分建议作出回答,并表示将作进一步全面分析,总结提高。


国内杰出民间女性登山家,6年时间登顶13座八千级雪山。


2017UTMS是罗静的首野,更是第一场百公里赛事,最终因伤于枯树滩退赛,退赛时列女子第四。这样的成绩让所有的人都惊讶不已。


「你觉得高海拔越野跑和登山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高海拔越野跑不仅需要海拔适应和耐力,还需要速度,而登山没有竞技的心态,从相同海拔和地形来说,越野跑肯定比单纯登山要求高,也更难。


「对四姑娘山赛道感受如何?」

这次四姑娘山是我第一次跑高海拔越野,没有太多比较。自我感觉挺好,很全面,风景也美。下次还会再来。


「大部分选手认为最难的CP2八角棚海到CP3花海子那段冰雪坡下坡,你的速度非常快,请问冰雪坡下坡有什么诀窍可以教给大家吗?」

这段路是我最喜欢也是最快的赛段。赛后评估了一下,60公里和100公里所有女子选手,比我早到的好象10人左右,都是越野高手,但在这段赛道上速度比我快的可能也只就个别几个吧,看来我也有希望进军越野跑。我从CP1后开始赶超,到CP2时距离关门40分钟,这需要登山海拔适应能力。CP2出来看到满山的雪开心到不行,立刻跑起来,前面凡是遇到的都一一赶超过去,毫无难度〜

诀窃主要是经验吧,平衡感和技巧性,尤其借助登山杖保持平衡就更快了。要眼疾脚快,迅速定位你的落脚位置,如有凹凸的地儿,或是硬冰与松雪的交界处,稳的就踩实一点,不稳的地方就重心后移,等前脚掌落稳再移。最主要的是要放得开,敢于“蹦”“跑”,但这需要经验才能找到感觉。目前与我一起登过山的山友下撤比我快的不多,包括后半程有冰面的下坡我仍然很快,可一进入土坡就怂了,很快被人超了。


(普通人下山是这样的,图片来自于赛事群,拍摄者不详)


「后来为什么退赛?」

CP4最后一段下撤对膝盖伤害很大,我膝盖旧伤复发,慢慢蹭下来,加上以往没有进行过这么长时间的越野,肌肉力量不行,对膝盖的冲击更大,反正也是来打酱油的,不怕被人鄙视,所以在CP5愉快退赛。


「好几个朋友在赛前听了你的分享会,对“心有敬畏,行有所止”这句话印象特别深刻,这次比赛有不少人因装备准备不充分,造成了失温、轻微冻伤、肺部受损咳嗽,象今年赛道的这种天气,你在装备上有什么建议吗?」

我想这个首先基于经验,只有来过一次,并且遇到恶劣天气才会有所重视。所说的心存敬畏的人会尽量做更充分的准备,会按最坏的情况来准备,会咨询有经验者的体会。而不是满足于自己已有的成绩和经验。高海拔越野跑不仅仅跑步或登山,它是二者的结合,必有二者经验都有才可以。我在装备方面是宁多勿少,有备无患。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没有什么建议,很喜欢,喜欢阿总在CP2这么冷的地方亲自为大家服务,喜欢这么多的志愿者的辛苦付出,喜欢每个打卡点冻到不行还坚守的孤独志愿者………为他们感动!




2015年UTMS男子60公里第2名,2016年UTMS男子60公里第1名,2017年UTMS百公里组退赛于喇嘛寺,退赛时成绩列男子第八。


其他赛事成绩:2015年汶川龙山第3名;2015年环汶川越野赛第1名;2015年贡嘎50公里第13名;2015轿顶山23公里第1名;2016年贡嘎100公里第18名;2017年汶川热土30公里第1名;2017年秦岭50公里第8名,等等。


「你觉得今年UTMS百公里赛道难度和去年60公里相比如何?」

难度比较大,和去年60公里难度差不多,今年主要是天气更恶劣,天气原因增加了今年百公里赛道难度,而从赛道技术难度来说,去年的60公里路线更难一些。


「对你来说,今年百公里赛道的难点在哪里?」

对我来说,赛道难度主要是高海拔,我没有充分适应,而且受天气以及低温影响比较大。


「你今年退赛的原因是什么?」

退赛原因主要是因为右脚髌骨伤痛,害怕加重损伤,选择了放弃。


「明年还会再来吗?有没有信心完赛?」

 明年还会参加    抛开其他外在因素,很有信心完赛。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建议明年优化赛道,少一点公路和栈道。



2016年UTMS42公里组女子第一,2017年60公里组退赛于木骡子,退赛时列女子第八。


其他赛事成绩:2016江南100,60公里组女子第二;2016张掖100公里女子第七;2017柴古唐斯100公里女子第12。同时还是一位自主登山爱好者。


「觉得60km赛道难度如何?难点在哪里?」

60km的难度在国内高海拔赛事中偏难.我觉得可以接受,这也是赛事的亮点。难点:1.天气路况地形复杂,很多选手低估难度,导致比赛时心理准备不足;2.海拔高,距离长,关门时间短,体能消耗过快;3.技术路段多。


「你今年退赛的原因是什么?」

退赛原因主要是因为右脚髌骨伤痛,害怕加重损伤,选择了放弃。


「明年还会再来吗?有没有信心完赛?」

 会的,有信心完赛。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我自己的体验非常好,路标,补给,救援都不错。建议保持赛事赛道风格。




2016年UTMS42公里组男子第22,2017年60公里组退赛于喇嘛寺。


其他赛事成绩:2017年林贾尼百公里第二,该赛事百公里组两年仅5人完赛。


「觉得60km赛道难度如何?难点在哪里?」

难度还可以,单纯就爬升来讲比去年简单了,如果今年的天气遇到去年的赛道,只会更难。


「退赛的原因是什么?」

退赛的直接原因是太累了,体能储备不够,赛前训练量不够。从CP3花海子开始,大量能跑起来的路段,居然都没心气跑了,被很多人超了,尤其是枯树滩到木骡子这段折返14公里的马道,也是50公里的路线,完全可以跑起来的,我都在走。再就是准备不充分,对天气预估不足,下半身和手的保暖不够,大量体能用在对抗严寒上,再继续下去太耗身体。


「林贾尼100如此低完赛率的赛事你都完赛了,你觉得UTMS60公里比林贾尼100难吗?」

UTMS和林贾尼都是很有特色的比赛,就60公里来讲,很难说谁更难,我在四姑娘的身体状态去到林贾尼即使只跑60公里,估计都会被关,两场比赛风光都是极美的。


「明年还会再来吗?有没有信心完赛?」

明年没有意外还会再来呀,好好准备,完赛肯定没问题的。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建议我已经私给阿总了,我觉得今年补给没有去年好,却也是标准以上了,就自己经历的过程都挺好的



2016年UTMS60公里组男子第11名,2017年UTMS100公里组退赛于枯树滩。


曾完赛柴古、杭百、TNF近十个百公里赛事,完赛UTMB、三峡、香港四个169赛事,同时也是资深户外玩家,登山爱好者。


「觉得今年100的赛道难度和去年60比如何?」

今年的难度比去年的60公里组简单,但今年天气差,太冷了。


「这次退赛的原因是什么?」

我退赛的原因,一方面是天气太冷,在上八角棚海时,我BD的碳素杖都脆了,我轻轻的扭就断了,造成我下山非常被动,另一方面,头灯也丢了,心气也没有了。


「坚持下去是否能完赛」

哪怕喇嘛寺不退赛坚持下去,如果大雪不停止的话,我还是会退赛的,在长坪沟穿了羽绒服,冲锋衣还冷,当时就想,再上去到4000米,我肯定坚持不住。


「你觉得今年的赛道难点在哪里?」

今年的难点,就是CP2到CP3的横切,雪太厚。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CP点的帐篷能否可以封闭,人可以在里面不冷,尤其是在木骡子在阴面,风大,实在是太冷了。


2017年百公里组,因手腕骨裂退赛于花海子。


其他赛事成绩:2016年飙山越野魔山女子第四名;2017年亚丁46km组女子第五名;2017年梅里100女子第二名;2017年五岳寨50km女子第五名。


「对四姑娘山赛道感受如何?觉得难点在哪里?」

山很美,天气很冷。难点:天气不好,半夜出发对长距离组别是个考验,关门时间紧。


「退赛的原因是什么?」

横切雪坡时不小心滑倒,手腕受伤了。


「如果不受伤,预估自己能不能完赛? 」

 不能,因为每个cp点离关门时间都不太远,心态和体力上都没有保持从容的状态,加上后面天气继续变差,不可能完赛。


「总结一下得失,来年会不会复仇?」

明年应该不会再来,除非是一条新赛道,和“复仇”无关,基本目前去过的赛道我都不会再去。得就是意识到了自己训练和准备方面的不足,失还好吧,受伤的时候挺痛的算吗?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究竟是办成一个“只有大神才能不被关门”的比赛,还是一个“众人都有机会与山峰平等对话交流”的比赛,无论是在日常宣传中还是在赛道选择和关门时间设置中,也许需要再思考和再定位。


UTMS的比赛由于地处高海拔山区,具有独有的地域性和特殊性,不可能成为一个大众参与的赛事,它一定是具备门槛的,但不一定是要所谓的大神才能参与。我觉得它更象一个登山与越野结合的运动,建议跑步爱好者来参加比赛前,可以进行一些登山基础知识同训练,这样可以帮助完成比赛。

我们也会在将来的宣传中宣传它的特点及难度,细化招募标准帮助大家选择。相信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国内的选手的日益成熟,完成比赛的人越来越多。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今年的线路难度其实和去年持平或降低,今年被关的人比较多,有很大原因是由于天气因素增加了线路难度。

———阿尔曼




这是一位跑步和高海拔经验综合实力比较均衡的选手,当他被关时,我很绝望,因为我认为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比他强。


「对四姑娘山赛道感受如何?觉得难点在哪里?」

个人认为四姑娘山是国内最美的越野赛道,全程野路,同时海拔高起伏大,整条路线景色特别丰富,高山草甸,峡谷,雪坡,树林,这些组合让整个路线的变化非常大,跑起来一点也不枯燥,身心愉悦。因为是越野赛,不同的路线需要不同的技术,对我个人来说,最难的是下坡,经常低头看下路,前面的选手就不见了,哈哈。


「比赛过程中有没有想过放弃?最后被关时会不会觉得还不如早点退赛?」

没有想过放弃,我应该是60公里最后一个通过CP9的选手,自己计算的时间可能就在关门时间附近,但是后来因为天黑难找路标,加上20:30以后大雪,没能在关门时间内完成,而且差点在大雪中迷路。也是非常有意思的经历,提醒我自己以后在越野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应对各种天气和突发状况。


「有什么得失体会? 」

虽然在终点被关门了,但是体会了60公里全程赛道就是非常大的收获,太美了,还想再跑一次。也有点可惜,就是这次没有充分考虑天气和降雪,没有带登山杖,否则后半程可能会快一点,有机会完赛。


「对组委会有什么建议?」

总体来讲,四姑娘山的组委会的工作非常出色,去年跑42公里就是这个感受。今年对比起来,我觉得有以下几点可以改进:1、应该根据天气情况更改建议装备,比如厚的手套和雪套,适应山高雪厚的状况。个别选手因为准备不足,出现失温和手指冻伤;2、补给方面,今年参赛选手比较多,有些点在到达的时候没有食物,甚至没有水,这个是很让人抓狂的;3、个人觉得60公里的完赛时间太紧,导致很多选手没有充分享受赛道,非常遗憾,这是最让人伤心的。希望以后组委会可能根据天气情况,作临时的调整。


在赛前其实已经通过技术说明会,短消息、微信群提出了天气情况的预报同提醒,由于每个人的户外、比赛经历不一样,做出的反应也不一样。

比如说雪套的问题。以我的经历来说,我觉得用处不大,雪套起到的作用是连接防水鞋同防水裤的缝隙,避免雪进入鞋内,但如果你的鞋并不防水,裤子也不防水,雪套并没有什么用。

比方如冰爪问题。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赛事后有选手找我吐槽,说我建议不带是错误的。但以我个人的户外经历,我觉得在这样的碎石坡上,这么窄的赛道,碎石同冰雪频繁交替的路段,用冰爪会有几个问题:1、穿脱冰爪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不可能花3分钟穿上冰爪,走10米,又脱下,然后重复;2、这么窄的赛道,坐下来换冰爪,也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更别说会造成严重的赛道拥堵;3、这么薄的冰面,下面是碎石,穿冰爪走路肯定不舒服,未必就会安全。

坦白来说,我当天在风险最大的两段做保护,最后收尾工作,在大家觉得最滑的路段,我穿的是凯乐石不防水的越野跑鞋往返50多趟护送运动员,我个人觉得这个路段是完全可以跑起来的,并不需要冰爪。


补给方面,的确收到不少运动员提出遇到补给不足的,主要集中在花海子站点,但在喇嘛寺也有队员提出来不足。

在赛事后,我根据大家的问题,向各个站点进行了一下了解,总结如下:

1、  赛事采购的补给是充足的,赛事后清点,最少还有30%的补给品没有消耗。

2、  我预估的站点情况不准,造成分配不合理是其中一个问题,如枯树滩,之前想的是离喇嘛寺很近,大部份人会在喇嘛寺补给,所以预留数量不多,结果50公里组早上进山,大部分人在这一段补给,造成下午的补给不足。

3、  沟通不足及执行力的问题:如花海子补给不足的问题是因为配备的餐包及主食,由于站点表格漏写了主食乌冬面,站点志愿者没有领取相应的主食,造成包括工作人员大量消耗粥类产品,从而引起连锁反应,粥需要大量用水,造成燃气不足。

4、  队员喇嘛寺补给不足的问题让我非常惊讶,由于这个点是通汽车的,我当时考虑到大家一路上都在喝粥、吃面,所以安排了300人份的蛋炒饭、300人份腊肉炒饭,还准备了红烧牦牛肉、青炒野菌、小金土豆泥三个菜品。除了这些以外,粥品及佳明准备的小蛋糕等补给,应该是足够的。赛后我还专门去了解了菜品的剩余情况,厨师告诉我都还有剩余。难道是因为标识不清,大家不清楚我们站点有什么物资?明年我考虑把菜单做成立牌,大家可以在站点很清楚的看到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阿尔曼





本篇照片由官方摄影师子胥、欧阳凯、Conan Jin、圣戈等拍摄,,感谢寒风凛冽中的摄影(像)师,感谢所有的志愿者,感谢零下十度中所有的温暖。


致敬所有的选手,完赛或未完赛都同样值得喝彩。山亘古不变,风景因我们而流动。在浩瀚天地面前,我们如此渺小,但是——人可生如蝼蚁,而美如神。


各位来年UTMS再见。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