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年龄在变老,身心在成长 [复制链接]

info | 2018-01-24 11:14 241 0

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设有42公里组(大峰线)、50公里徒步组(环湖线)和60公里组(幺妹线)。

我参加的是42公里组。


一、体验美景

我是11月4日中午13:30从成都启程的,是第一批报到者。最初映入眼帘的工作人员是小张。她的活泼的性格、灵活的头脑、服务的热情、不吝惜的干劲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路上用她显然是刚复习了的关于四川、关于四姑娘山的知识向我们讲述着。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她对四川三州、对藏族、以及以日本登山队登幺妹峰为主线的介绍方式是值得学习的。

车到巴朗山开始翻山了。看那美景,我不由地哼起歌来。小张马上邀请我唱歌。我也不谦虚,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把车上睡觉的人们唤醒(到高海拔了,不能睡)。唱歌是我的爱好,唱歌也让我愉快!

车子在爬山,树林被甩到了后边,灌木丛被甩到了后边。山变得秃秃的,山上也渐渐起了些雾。车在盘旋着越上越高。突然,远处现出透心的蓝,雾也一下子没了。哇!仿佛一下子打开了一个世界。蓝天、云海,太美了!17:00许,我们在观景处“巴朗山·熊猫王国之巅”下车,观云海,照了许多相。云海很厚、很大、洁白,衬着蓝蓝的天,没有一点杂质。

巴朗山垭口海拔4480米,过了垭口就是小金县。在这里,雪山、灿烂的阳光照在半山上,像撒了半山的金子。“灿烂”这两个字很久没有使用了,现在“灿烂”这两个字又是那么的贴切。这蓝天,这雪山、这云海、这灿烂的阳光、这金子般的山尖,给人是什么样的冲击力啊!自言自语,不断地叨叨一个字——美!




车子开得快,18:10就到了日隆镇(现改为四姑娘山镇,不喜欢改名)。四姑娘山风景区主要有双桥沟、长坪沟和海子沟。其中海子沟最大最远,我们的赛事就主要在海子沟里。

到达的次日即11月5日,游长坪沟。沿途有喇嘛寺、木栈道、原始森林、木骡子、红石阵等景点。最终将通往海拔5202米的骆驼峰。走了17公里,用时2小时45分到达其纵深“打水坝”。这里已是海子了,很美,倒映出远方的骆驼峰。这里也很静,因不是节假日,景区人很少,遇到的也多是我们的跑友。

沟里很多直径半米以上的百米高的参天大树,我惊奇,树干是怎样把它的全部身体支撑起来的!要是刮大风呢?大自然真的了不起!

四姑娘山大本营就设在这条沟里。在16公里处距幺妹峰最近,看上去她更有气势,极是陡峭,应算她的背部吧。在她的头梢多有一片白云,像飘着的旗子。距介绍,首登四姑娘的是1981年日本登山队。登顶最终成功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双桥沟是开发很成熟的景区,全程坐车。那里有红军的会师地,有跑友有意思地说,那是红军内讧的起始地。当地人说去了长坪沟就不用再去了。票价也贵。弃之。

11月6日,我们熟悉线路,上到海子沟的锅庄坪。这是个包括斋戒坪、锅庄坪、朝山坪的草甸大“平台”,四周是沟是涯,远处是山。往左前方就是四位姑娘。最近的最矮的是大峰,就是我们赛事路线上要登顶的峰。草甸软软的、青黄色的,这个马上进入冬季的季节了仍显出勃勃生机。从这里俯视可以看到日隆镇的全貌,我们住的宾馆就在镇子的最后边,也是最高点。镇子不大,只有一要街,像是躺下的“U”字。远处是雪山、山坡茂密的丛林,这就是大自然,我就在大自然。




二、体验赛事

赛事的组织者很专业,把《参赛指南》做得很详细,也很准确。通过看手册就能知道赛道上每处的情况。赛前还请了不少专业人士讲了参赛的经验、穿衣、受伤及救治、应对“高反”、登四姑娘山经历……。这些知识很有用。

没有人轻视这个赛事,它无疑具有挑战性。这次赛事,我经历了“高反”、寒冷、大风、力竭感、带伤的考验。

首先的挑战是高海拔。这里最低点是我们的住处3158米,最高是大峰5038米。我试过几次了,我的高反点在2600米,主要症状有手指发紫、小腿发软、头痛、心季等。所以,我提前两天就来到比赛地。

像往常一样,刚到高原,晚上睡觉困难,老是被憋醒。4日、5日几乎都没怎么睡。6日白天睡了一个多小时,夜间也就睡了一个小吧。赛后的7日夜也没怎么睡。睡不着和睡中憋闷都 是我高反的主要表现。倒是回到成都的两天老是睡不醒。刚到时还有头痛,不过次日就好多了。期间与室友一同试用一片“散利痛”,作用明显,只是管不了多少时间(对室友而言)。

我试着找到适合自己的压制“高反”的方法。起跑开始后一路爬升,还没什么反应。直到过了大峰大本营,在4500米、4700米处分别有过两次轻微的恶心。一直到大峰顶都没有出现明显的“高反”。我使用的方法:一是提前适应,提前2天来是很棒的决定!心中有必胜的信心也很重要。二是以心率控制速度。当心跳加速到自己可以听到就是第一个警报。当感到心脏这只兔子跳得我都要捂不住了,这就是停下来的警戒。我就是这样慢慢向上爬升,警戒线144、142、138、135、131、126。初期每到警戒线就让速度再慢些,后来只能停下来。再后来只能爬几步就停一会儿。这个方法对我很有效,一直上到大峰都没出现“高反”。

不过,事实上还是出现了“高反”。是在下坡中,在接近大峰大本营时一直到打尖包。症状主要有:一是说话的声音感觉不是自己的,像在梦中,当然我知道不是梦。二是数字运算能力变差。目前走了多少?前面还有多远脑子不想运算。三是对路线的判断变得没有底气。(二、三使我干脆不去费脑子了,直接跟着张喜翠)。四是腿脚无力,有力竭感。五对身体指挥不动,想走得快些,很多时候快不起来。




起初我没有想到是“高反”,想的是因为从大峰垭口下山时一直到大黄棚子间出现的大风。风很大,吹得我脑袋痛。我认为我的“说话不像自己的”就是因为大风致脑袋失温。事后想,有大风的原因,但主要还是“高反”。

我的“高反”主要是下山时看心率表觉不出有事,而放松了警惕。我的“高反”是下山的速度太快导致。这是一个重要教训。

寒冷又是一个挑战。沿途气温因海拔高度而不同、因有无太阳而不同、因风大风小而不同。这次御寒真成了个事。所以,我还是穿足了衣服。清单如下 :耐克长袖跑服、蓝迪卡侬保暧长袖跑服、抓绒外衣, 迪卡侬保暖长裤、TNF防风防水裤,手套(显冷), 魔巾护颈、魔巾戴头、凯乐石帽,再随身备上TNF冲峰衣。只是我在脑袋失温期间只加了帽子而没把冲峰衣穿上。该穿啊,至少也可以试验穿上后的效果嘛,当时太无力了,穿件衣服的能量都不想费了。

还有体力的考验。北马的旧伤让我心虚,10月18日越野时就旧伤伤情加重。当伤情在面对更虐的四姑娘山赛事时,我真的没底。因伤,秦岭50公里、四姑娘山这么好的比赛赛前我并没有期待,并没有兴奋。万幸,我坚持到了终点,旧伤没有复发。赛前没做体能训练,因为医生建议要制动,我也就连跑步都没有了。这种体能下坚持到终点已是不易了。在途中的力竭感并不都因“高反”,体能确也不足啊。跑友说过,要准备充足才会跑得舒服。是这样的!当打了一个大胜仗,我方并无甚伤亡时,肯定是欢欣的。当打了一个胜杖,我方伤亡甚重时,那肯定是悲怆的。



尽管有那么多的挑战,赛事还是很有意义。5点——7点经历了真正的夜间跑。爬升大峰,这可要比登赵公山强度大得多。大峰大本营—花海子的长距离横切,也真是不能小虚的磨人啊。花海子—大黄棚子的草甸同样是虐,并没感受到草甸的舒服,在这里同线路的折返让人心情沉重。

虽然虐,一路风景都好。只是因为体能不支回程沿海子沟的风光已无心欣赏。最美的还是大峰,站在峰顶上极目远处群群雪山、层层云海都是美。这里距离幺妹、三峰、二峰更近了,近得有想登她们的冲动。俯视山下,那山、那沟……看到了,我们就是从那座山背后的山沟爬上来的!这是我爬上来的,不是车子拉我上来的,我对美景的欣赏变得心安理得。只是时间短了点,我还要赶路。

在赛中也看到不和谐,赛道上有明显是跑友们丢弃的垃圾。要知道,在这样的地方,没有像城市一样的清洁工人,丢弃的垃圾或许存在数百年上千年。

我不止一次看到有人把塑料垃圾费很多时间瞄准投入路边雨水管道的篦子里,要是没投准,还用脚跐几下把那东西弄进去。也曾看到有人把烟头或其它垃圾丢入草丛或插入绿化带。好像他在努力保护环境一样,企不知他丢弃的垃圾要想捡出来有多难,如果捡不出来那垃圾就会一直留在那里。

我能想象,一个憨厚、善良的人可能为挣钱甚或为情谊毫不犹豫地杀一条狗。他可能没有想到他将结束一条生命,没有想到每一条生命都不容易、都须要尊重。因为他不知道,或者他没有想过。

跑者也需要教育,教育不是居高临下,而是平等地沟通,让对方明白你脑子里已明白的事。




三、体验成长

曾经在收音机听到讲了那个故事,记住了这句话:我们在变老,但我们也在成长。是的,这个成长是按自主意志的成长,是一个人的重生的成长。有人说,50岁以后才是真正的人生。这话说得太好了。我仿佛能看到以前的自己还在那里挣扎,我庆幸有了自己的新生。

当下人们都想什么做什么呢!当作家成为时尚时想当作家;当做官成为时尚时想当官;当明星成为时尚时想当演员……。当下的人们很多就是浮在水面,在时尚的潮流中荡漾,他的世界观价值观不停地在随着时尚变化,而失去了自我。

当我真的了解了自己,找到自己的兴趣,当我走入这个兴趣并越走越深时,我就拥有着幸福。

越野跑,我至少是喜欢,从刚刚涉入到现在的积累了一些经验,到今次艰难地坚持到终点,我已在成长 。

感谢亲人和朋友们的关注、关心和欣赏。亲人和朋友们的关心是爱!我跑得很是一般,亲人和朋友们的欣赏其实还是爱!


本文摄影/Harem Ali Hassan、袁晓锦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