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把自己还回天空 [复制链接]

UTMS | 2018-01-29 11:58 595 0
本文原发于“浮生四季”微信公众号,作者另一种蓝

▼  

01

越野,换一种方式愉悦自己


关于户外,我心中的执念只有一个,那就是登山。站在一个门槛前,举步艰难,不是因为身体,只是因为钱。


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代替登山给我带来的满足感和愉悦感,于是开始尝试越野跑。


对于一个喜欢空气稀薄地带的人来说,没有比一场高海拔越野赛更适合的了,毫不犹豫报了名,没有什么积分,提供了一张登山证,便过了。


只登过三次山——哈巴、玉珠和格拉丹东,只跑过两次越野跑——黄山和金华,还都是体验组,我是不折不扣的山渣加跑渣。



有人说四姑娘山越野跑是登山者和越野跑者之间的较量,我两边都靠不上,如果非要站队,我只能说我更喜欢登山,我正在尝试,或将会尝试的所有的运动,都是为了更自由的登山。


四姑娘山大峰,一座我从没想过要去攀登的山,如果跑上去,会是什么感觉?我很期待。



▼  

02

这不是一场比赛,这是场PARTY


猴年的时候听说一句话:社会就象爬满猴子的树,往上看都是屁股,往下看都是笑脸。


职场如此,户外亦是如此。


多年户外,却没怎么混过圈子,初入满是大神的越野跑圈,很不适应。势利曾是我对这个圈子初步印象。他们崇尚绝对的个人实力,并不敬畏自然,是我对这个圈子的第二印象。


没有资格给别人看我的屁股,但亦不想笑脸相迎别人的屁股,从来不属于任何团队,我总是不卑不亢的一个人。


如果不是同住长坪驿的伙伴捡了我,想必在日隆镇也会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不会觉得失落,但也许会孤独。


他们说的名字我统统不知道,偶遇的大神我全都不认识,我只管跟着各路人马胡吃海喝,没几天便和大家热闹了起来。




景区门口的会场摆得也很是热闹,客栈的小妹问我:你们是准备跳舞吗?我们可以去看吗?


这里没有舞会,但有电影,有展会,有开幕式,有分享会,有我们的名字,有各种狂欢的合影,有天南地北的老友相见,也有新人如我笑而不语。






这不是场比赛,这是四姑娘山的盛宴。


云端的约会,是这场盛宴的名字。


未着盛装,但几乎初见我的每一个人,都以为我只是赴宴的游客,而我早已习以为常。(类似经历,可参考《一只在大本营快乐奔跑的猪》



(赛道图)


▼  

03

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天气很好,没有风,穿上了所有的御寒衣物,四五点的日隆镇并没有想象中的冷。


前一天便早早的定了装,我并不认为自己能跑起来,只差一双高帮户外鞋,就是徒步look。



(帽子:保暖安大妈,遮阳craft;T恤:icebreak羊毛T;衬衣:哥伦比亚,忘上照了;羽绒:marmot900蓬;外套:始祖岛Gamma MX;鞋:salomon speedcross;头灯:petzl tikka;包:Osprey Rev;眼镜:Julbo Aero;手套:红色抓绒swany,触屏灰色条纹lululemon;头巾:buff;腿套和袜子:compressport;保温杯:膳魔师;折叠杯:msr;防晒霜和防晒唇膏:安耐晒;能量胶:sis go wiggle;还有一根忘上照的,跟了我十几年的登山杖leki)


起跑前恬不知耻的挤到了第一排,安慰自己说如果现在不蹭几个镜头,后面大概再也拍不到照片了。




五点整,祈福的龙达撒向天空,人们欢呼着冲了出去,我稀里糊涂的跟跑了几百米后,便喘着粗气缓下了脚步,理智告诉我,我是没有能力用奔跑的方式在高海拔上坡的。


记住,你是来徒步的,只求完赛,每每身边有人超过,我都这样安慰自己。


看你以后还敢自诩为高原血,不断被超越的时候,内心其实有点沮丧。


木栈道过后便是马道,这时候的我已经顺利进入徒步状态。所谓徒步状态对我来说就是节奏略快,步伐轻松,呼吸均匀,不累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因为这会是一场持久战。



(photo by 继舟)

这是赛后在群里看到的照片,很喜欢,借来一用。


星星在天空盛开,星星在山间蜿蜒。


赛跑的人们根本没有空抬头望天,却不经意的和夜色融为一体。


感谢所有的赛事摄影师,你们拍下了我们看不到的自己。我们如萤烛般汇拢在一起,在山间逆流成河,向星空中漫延。


蜿蜒的星星再如何努力奔跑,远远望去只是忽明忽暗的闪烁。


人类如此渺小,离天空越近,我们越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  

04

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


由于赛前没有去体验赛道,对路程没概念,在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在第一个CP点被关门时,打尖包到了。用时1小时39分,热了身,不累,所以喝了杯热水就出发了。


打尖包之后,海拔逐渐上升,身体已进入了种稳定的惯性,我一直就是用自己的节奏在走路,跟谁也不较劲,包括我自己。从不对抗自己的身体,而是选择听从它的指令,也无需对抗所谓的意志,要用上它的时候还早。


天微亮的时候,我走到了山脊,回头可以看到额头微白的山峦起伏,天空半青半红,还没有跳出来的太阳把群山勾勒出金边。


有个举着go pro的人一直在拍我和丑丑,丑丑这家伙出门总是比我讨喜,而我也因为它难免有装嫩之嫌。赛后才知道这人是早就加过微信的跑友muke,四姑娘山群里赛前互加的并不少,认出的却只是廖廖。





(photo by muke)


(每一个看到丑丑的人都会夸它可爱)


往CP2大本营去的路上,经过一个边加衣服,边担心被人超过的姑娘,她的同伴安慰说,没关系,别人过会儿也会停下加衣服的。


我不知道别人跑步的目的是什么,对于我这种跑渣来说,跑步只是和身体的对话,问自己一声——今天好不好。


无论是在四姑娘山,还是在上海的雾霾中跑步,我都没有和别人去比较。做最好的自己,对我来说足以。手上虽然带着松拓的A3,在整个赛程中却没有看它一眼,没有记录轨迹,甚至连时间都没有关心过。


人们从懂事开始,就在不停比较与被比较,读书、工作、配偶、容貌、身材、孩子,孩子的读书、工作、配偶,诸如此类,周而复始。


身边总是有些人认为我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不过是别人在意的,我从来无所谓。户外对我来说,只是单纯的为了开心。哪怕有一天我能跑到一个新境界,哪怕有一天我能登上一个新台阶,我的屁股和脸蛋依旧永远还是只属于我自己。


杨绛说,我与谁都不争,与谁争我都不屑。


李宗盛唱,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



▼  

05

我不是最美的花朵,

但我要盛开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8:04,到达大本营,这些时间均来自于打卡记录。




走过一片平坦的雪原,便是连续的上坡,山上的石头被岁月挤压成大大小小的碎片,略陡,对于短手短腿的我来说,偶尔需要手脚并用。



(photo by rainbow)


海拔越上升,我特殊体质的优势便越显现出来,于是对自己的高原血又重新拾回了一点信心。


严格来说,爬大峰的过程离真正登雪山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差不多就是翻一个高海拔垭口的感觉。靠近悬崖的一面还有绳索保护,景区的维护工作做得相当不错。


通往顶峰的路上,陆陆续续遇到下撤的60公里组及42公里组跑得特别快的选手,上行的选手都会自觉的让到一边,擦肩而过的时候互相说一声“加油”,真诚而又温暖。


所有的越野群中,我最喜欢四姑娘山的,这是一场高海拔赛事,会有翻船的大神,也会有不知名的黑马,随便来个藏族协作也许便可以秒了一群大神。高原之上没有绝对的实力,大部分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彼此间尊重而又友好。我为心中曾有的“势利”两个字向所有四姑娘山跑友道歉。


对于登山和高海拔徒步的心理活动,我的描写一向乏味,别人总是写如何痛苦的在稀薄的空气里难受着挣扎着到了顶峰,我却总是很茫然的说,啊,到了?


有跑友说,到了顶峰都快哭出来了。说真的,我无感,我定速的原则是不累,不累自然无感。


9:45,到达大峰顶,共用时4小时45分钟,赛前以为自己可能会需要6个小时。



(峰顶的协作给我拍照时不小心调错了模式,这是摄像截屏,不过好歹我在,山也在)


我站在大峰顶上,无限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幺妹儿,我知道不久后将有几支队伍去攀登幺妹儿。而我这样的山渣只能寻思着赛后去大二三峰连登一下。既然此生无缘八千,那就在小山上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后因脚上起泡放弃攀登计划,这是后话)


这段的标题是老看客们熟悉的,现在想来讽刺、无奈,既而释然。


不再追求什么高度,不管用什么方式去触碰天空,有蓝天、白云,最真实的自己,就够了。我们都是透明的天使,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就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我知道,空气越稀薄的地方,我的心跳越从容不迫。我相信,再难受的时候,我也会含着眼泪笑靥如花。



▼  

06

当借口变成理由,一切都心安理得


请相信我,“你和大神的差距就差一个下坡”这样的文章我真的看了不少。请相信我,我的核心力量在女生中真的还算过得去。


因为我认为自己是个下坡渣渣,所以我下坡就真的很渣。心理暗示太强大,越怕越慢,越慢越怕。


石头太大,我说我腿短; 石头太碎,我说会滑;不大不小的石头,得小心崴脚。自嘲的淑女一词已无法体现我下坡的仪态,说小脚老太太也许再恰当不过。


同时到达顶峰的蟹子和他的珠峰女神合了影之后,不一会儿就尘土飞扬的从我身边跑过。赞叹之后,我并不羡慕,继续小心翼翼的拄着登山杖用两个世界的速度下坡。


开始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几个男选手。我道,你们先走吧,我慢。没事,我也慢,他们纷纷说。不一会儿,他们都不见了踪影。


这个时间下坡的都是女神啊,上行的选人夸道。


不好意思,我下坡怕,那边能让我过一下吗?


(女神?如果我没记错的,我上行途中碰到的女子第三名,边跑边喊,小心碎石,人家是跟着石头一起冲下来的,这才叫女神!)



(photo by 珠峰的石头)


高海拔是你强项是吧?沧浪狂歌遇见我时说,又一个加过微信素未谋面的跑友。这时候,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让你整天不低调,不得瑟会死啊。看来美颜相机磨皮还是不够狠,竟然会被认出来。


我下坡慢,开始有点讪讪的,解释得略尴尬。渐渐的,便开始说得理直气壮了,象所有的差生一样,学会了把借口当理由。



(好象是南瓜拍的,下大峰的路上)



▼  

06

就这样晃悠着,到了终点


大本营之后的路,称不上一马平川,但是完全可以跑起来。我早早的就脱剩一件白衬衣,在草甸子上飞奔起来,美滋滋的觉得自己身轻如燕。


总有人问我名字中的嬿字何解,那是美好的意思。


我会唱的第一首歌是《小燕子》: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写的第一篇游记叫《飞的理由》。


我以前的签名档:低空飞翔之蓝,即使重重跌落也不会粉身碎骨.......


沉寂了一年多,我终于回到高原,把自己还给了天空。


往大黄棚子去的这段路是我最喜欢的,走在山脊上,前后都望不着人,于是可以平心静气和自己说几句话。




跑步(徒步)也许是孤独的,但绝不无聊,可以听音乐,可以放空,可以自言自语,想一想那些年听过的音乐,看过的书,路过的人。


因为热闹参加一场赛事,独行的时候却依然雀跃。




真正的奔跑其实只有两三公里,过了把瘾之后,我觉得自己还是更擅长走路。。。



(有人说这张有仗剑走天涯的感觉)


朋友在大黄棚子当志愿者,看到我便远远的放了大疆向我飞来,佯装跑步却跌跌撞撞,走起路来却大摇大摆。


事后看到视频,我说:走路还那么帅,我快被自己掰弯了。


自恋,是一种美德。



(视频截屏,by 晓风)


大黄棚子到终点的路是最好走的,但也是最长的,我就象文后的视频中那样晃悠着到了终点。


有个交替前行的男选手对我说,看你速度也不快,怎么老是碰到你。因为我——全程不休。



(谢谢志愿者拍摄,更谢谢你夸我漂亮,所以才有第二张这莞尔一笑)


16:20抵达终点,结束42公里的“徒步”。


向终点跑去的那一刻,我找到了久违的满足感和愉悦感,快乐的方式从来就不只一种。



(摄影师一共给我拍了11张冲线照,朋友圈一次放不完〜)



(手捧据说可以砸核桃的奖牌,这是一块有故事的奖牌)



(赛事总监马德民老师)



(Julien Chorier虽然只拿了第四,但依然还是我心目的大神)


同时登顶的伙伴们,早已先我几个小时回了客栈。所以,我与大神的差距远不止是下坡,还有耐力与意志力。




身体虽然不算太累,脚上的泡却是对称而又可爱,于是理所应当的放弃了大二三峰连登的计划,又一个借口变成了理由。



最后是感谢时间:


感谢所有的志愿者,每遇见一个志愿者,我都会说:你辛苦了,但这绝不足以表达我的敬意和谢意,你们才是这场比赛的主角。


感谢组委会,这是场负责任有态度有情怀的赛事,赛后我们一致认为这是参加过组织得最好的比赛,明年还会再来。


感谢朋友晓风和老金,不知道你们在大黄棚子等了多久才看到我,大疆飞起的那一刻,我心中满满都是感动。


感谢长坪驿客栈的许哥,也许这不是日隆最小资的客栈,但一定是最干净的,谢谢几日来的照顾。


感谢遇见的所有的选手:蟹子、Rainbow、骆驼、老尹、小蜥蜴、婷婷、祺、Frank、榨菜汤、muke、沧浪狂歌、muke、大湿兄、蚂蚁、小烟、水水、炸炸炸、王淼。。。。(排名不分先后,如有遗漏,敬请谅解)


最后先欣赏一组照片,再观看一个视频,照片由四姑娘山继舟拍摄。


这是中国最美的越野赛道,很想哭着闹着求组委会给我明年60公里组参赛资格,只为看更多的风景。







(照片素材由晓风、继舟、raibow、muke及各位志愿者提供,谢谢!)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