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我眼中的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 [复制链接]

UTMS | 2018-01-29 13:41 891 0
本文原发于“圣戈”微信公众号,作者圣戈(八角棚海摄影志愿者)

    “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光听这个赛事的名字就让人血脉喷张:四姑娘山的五彩秋色让人目不暇接;赛道设计上无尽的爬升、超高的海拔又让人望而生畏。

         严格的报名资格要求和我自己的能力让我无法参与到比赛中,要近距离感受这个激情的赛事,参与到志愿者的行列才是我最好的选择。

        幸运的是入选非常顺利,并被分配到本届赛事最为艰苦、海拔最高、风景最好的八角棚海站点,与其余十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组成CP2志愿服务团队。

        本届赛事设50KM、42KM、60KM和100KM四个组别,难度从前到后递增。赛道平均和最高海拔分别是4200米和4400米,是目前中国综合难度最高的赛事。


十一月一日


      早上出发前往四姑娘山,每次有活动头天晚上都睡不好,偏偏是在该起床时睡得最香。来到宽窄巷子上车点,乘坐赛会提供的交通车到四姑娘山。

虽只相隔一年,猫鼻梁已经变样了,不变的是四姑娘仍然是躲在云层中不肯相见:

夕阳下的海子沟彩林,一片金黄的秋景:


半山的藏族小村庄,静谧得犹如世外桃源:

随着夕阳西下和我的爬升,彩林显现出斑驳的光影:

来到锅庄坪,虽然离四姑娘很近,但仍无法一窥真容:


        好成绩从来不会从天而降,很多运动员已经提前来到这里,适应赛道和这里的高海拔。

这位老哥来自香港:

这两位来自日本,女士已经第二次来这里参赛,今年力邀男士同往:

赛事的精英运动员也来到这里适应赛道(从左到右):

Meredith Edwards、Gediminas Grinius和Jason Schlarb

(赛后他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女性运动员还挺多的:


        晚餐后是技术说明会,针对每个组别进行赛道介绍、注意事项等作详细的说明。

赛事发起人阿尔曼:

说明会关乎安全和成绩,运动员听得极其认真:


十一月二日


        第二天去看了看长坪沟内的赛道。

喇嘛寺和幺妹峰:

长坪沟内秋景:

婆缪峰一直都在云层里,直到我们准备出沟时,露出峰顶20来分钟,也算是幸运:


      下午领取我们站点的所有物资:帐蓬、天幕、医疗设备药品、救援物品、炊具、餐具、炉具、各种补给食品、水果、计时打卡设备……好大一堆,加上我们自备的露营装备,需要16匹马才能驮上站点。

来了快两天了,才算和站点大多数伙伴见上面:


赛事总监阿尔曼组织各站点站长及相关志愿者开会,中间是我们”调皮“的站长:



十一月三日:到达八角棚站点


        今天是我们出发前往站点的日子,八角棚海站点位于海子沟内,海拔高度约4400米,是海子沟内13个海子中最具观赏价值的海子之一,是攀登鹰鸽嘴峰的登山营地,也是能拍到四姑娘山倒影的理想位置,黄昏时分日照金山,日出时分光线洒满湖面,深夜星空银河尽现。

        距离起终点13.5公里,需途经打尖包并在打尖包午餐、老牛园子,爬升1140米,常规步行时间为4~6小时(我们队伍最后一位伙伴到达花了约9个小时)。工作时间约12小时,站点停留时间约28小时。这里为无人区,我们扎营在海子边上。


出发合影是必须的:


9:00整,准时出发:

大家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相当的阳光:

朝山坪,我旁边是来自古城西安老槟榔,外形相当的有个性,辨识度很高:

队员中不是户外强驴、跑步大神就是年轻无极限,我只有和几位妹子走在后面,从左到右:来自云南的小段同学(物料工作需要相当的细心,她做到了)、来自广州的专业摄影师忧子妹子和成都的佳佳妹子(曾登顶四姑娘山大峰)。

我们可爱的站长,全马和越野跑中的佼佼者,出发前重感冒,仍然坚持岗位,沿途我们还要补路标:

强悍的蒋同学,我们都把背包给马驮,可人家自己背,说是好久没背包登山了,必须要锻炼一下:


一路说说笑笑玩玩闹闹非常轻松地到达打尖包,在这里午餐。

帅气的小胥,在校大学生:

瘦瘦的小胖,强人一个,号称”96年“的:

大神级的凯凯同学,补标中:

下一个小坡到达老牛园子,这里是一个河谷,秋色风景宜人,过河我们就要开始爬坡了:

河谷地段,人在画中游,哪里是象来工作,简直就是观光游嘛:

马上要爬陡坡了,林中休整一下:

行程中这样的”桥“随处可见。运动员们晚上上山,又赶时间,我们下山时”桥“都变形了,也难怪有的运动员双脚湿透了来到站点。

坡非一般的陡,本来紧凑的队伍被拉得老长老长,我走在中间,两头的伙伴都离我很远。下图左边白点是我们的马队:

刚开始爬坡,感觉还行,在忧子的镜头前还能笑得很开心:

续爬升,大风、起雾、降雪、降温。马队也追上来了,在这么陡峭的山路上,负重的马儿们好可怜(风雪太大,我把相机收起来了,手机拍了几张):


雪越下越大,佳佳同学渐渐体力不支了:

走几步她就要停下来,俯在登山杖上要睡觉。其实我也是好困好困,停下来就想睡而且停下来体温降得很快。只有不断鼓励她不要停下来,慢慢往上”挪“(感谢忧子在后面拍到的这张照片,下图后面黑黑的就是我啦,手冻得僵掉了,揣裤兜里,拖着登山杖监督佳佳同学往前走)。

千辛万苦,终于到了,马夫们和先到的伙伴已经搭起了一顶帐蓬,马儿们也可以喘口气儿了。此时已经是17:20分:

我返回山坡处,看看后面的队员还有多远(职业摄影师就是不一样,不管什么情况忧子都能举起相机):

10分钟后,摄影师忧子上来了,什么叫专业精神?爬山也要用一只手护住自己的镜头。

上来后队员们抓紧加衣服,向导们忙着打水、生火做饭,穿暖吃饱最重要。

湖面已经结冰,勉强可以打点水烧水做饭:

虽然饿,却不怎么吃得下,为了积累能量,强迫自己多吃点:

吃完饭,大家早早地“睡”下,17人在一个球帐里,挤得无法翻身。羽绒睡袋保暖还行,再加上右边是槟榔哥,左边是小程同学,简直要出汗的感觉。

半夜想上厕所,纠结犹豫了半天,没办法,还是起来踩过十几个头脚,在外不到2分钟,冻得浑身发抖,差点冻僵在雪地里。


十一月四日:正式比赛日


       几乎一夜无眠,想睡睡不着的感觉好心塞。

        赛事总监、站长、后勤和向导2点起床。起床后穿衣服:三双袜子、四条裤子、6件衣服、帽子围脖一样不能少。

还在下雪,湖面打冰水烧水,要抓紧时间弄吃的,我们自己要吃,更重要的是要为即将到来的运动员准备好补给和热水。

        一切就绪,然后就是等啊等,等选手上来。100KM和60KM组别是3点钟出发,5:08分,第一位选手就到达了,是稻城县的藏族选手多吉,用时2小时多一点,想想我们用了8个多小时,简直是神一样的人物。

赶紧喝碗热腾腾的紫菜汤,暖手又暖身。

两分钟后,Jason Schlarb到达,一脸的轻松

G2平时生活在零海拔地区,对高海拔的适应有所欠缺,此前两周连续参加两场超马,和另一位选手约18分钟后同时到达:

蒋同学最辛苦了,担任后勤,生火、煮饭、选手服务,忙个不停。

这是第一位到达的女选手:

陆续有女选手到达,为她们叫好。越野赛没有多少对手的概念,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的帮扶和友谊:

冷、累,导致痛哭,哭完了,继续走向赛场,这样的精神,不走上赛道,永远体验不到。

(天亮后在赛道上碰到另一位妹子,边走边哭,我上前安抚,没能拍下她的照片)

正在拷冻僵的手,只见一个选手光着脚从帐蓬走过来,问啥情况,他说鞋袜全湿了,脱了来烤一下……是不是冻得意识错乱了?

天渐渐亮了,幺妹峰渐渐清晰起来,选手们在这样背景的赛道上比赛,却无暇欣赏:

这位兄弟非要在我镜头前跳一下:

这位选手一上来就瘫了,阿尔曼见状快速背起跑进帐蓬救援:

这位外国选手手冻僵了,手套都取不下来,多名志愿者帮他搓手,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

祥云象缎子一样在幺妹峰旁飘动:

这个角度看四姑娘山,不愧于“伟岸”二字(右下角是摄影师忧子):

一位失温的女选手,现在已经缓过劲儿来了,对着镜头很开心。不管结果如何,站上赛道,你就是勇者:

(在镜头外,还有一位韩国选手失温昏迷无意识,裹着保温毯由另一个选手抱着慢慢恢复)

八角棚不愧于最美赛道的最美赛段:

上山途中的选手们,每一步都充满艰辛:

绕过湖边赛道,这里有极好的视线,为很多选手拍下了他们值得纪念的照片。他们不顾比赛疲惫,纷纷摆出最能表达自己此刻心情的姿势:

这对情侣一同参赛,请他们摆出亲密的姿势,就来了个少儿不宜:

这一对相对来说要矜持一些:

一对对好基友,仿如李杜“携手日同行”:


飞吧,此刻值得庆贺:

兄弟,悠着点儿,这毕竟不是跳高比赛哦:

一对好姐妹,相拥而泣,令人动容,此情此景值得你们纪念终身:

妹子裹着保温毯 “唏唏索索” 就上来了,最美跑者,要不要来段新疆舞?(我下撤途中遇到她了,虽在下一个站点被关门,但你仍是勇者)

下图这位小哥上来就拿出手机让我帮他录段视频,可的机没电了,他就闪到了一旁。我给好几个选手拍完照后,他拿着接上充电宝的手机再次要拍视频,对着镜头,他说“妹妹,今天是你新婚之哥日,哥因为要参加比赛无法现场给你祝贺,只在在赛道上送上我的祝福,你一定要幸福,一定会幸福……“。他沉重的嗓音听得我动容,相信这是他妹妹收到最好的结婚礼物。录完了,他还兴奋地纵身一跃。

可爱的妹子,一上来就一个劲儿地向我道”你们辛苦了,辛苦了“,她去年在大峰做志愿者,深知志愿者的艰辛,走时还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是个好妹子:

我们站点关门时间快到了,我走回打卡处,这位选手坐在雪地上痛哭,被关门的心情,只有她最懂:


        我们站点结束服务的时间到了,待在此关门和退赛的选手恢复体力能够自行下山,我们才煮点东西吃,还是那句话:饿,但吃不下。

不如拍点风景,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到这里和幺妹来个约会:

感谢忧子给我的这张背影照:

        最难的是撤离前的物资回收,累+饿+困,让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地吃力,一直忙碌的小陈子也头痛了吗?

摄影师忧子如勤劳的小蜜蜂:

收拾完成,点交给向导们,我们便轻装下山,蒋同学照例一个大包,大写的”服“:

下山途中俯瞰花海子:

河谷就是老牛园子了:

老槟榔太累了,每上一步坡都会感到很吃力,最终选择骑马到终点:

天要黑了,小段同学膝盖有点疼走得慢,我在此等她,正巧太阳伴随云彩落下山头,不由得想起王绩《野望》中的 “山山唯落晖”。

        小段同学回到酒店还要同站长和马夫清点交接物料,是我们队伍中最后休息的伙伴儿。

        我吃完饭就准备睡觉,刚洗完上床,通知22:00到摄影组长处拷照片,然后才回来睡觉。

       晚上大雪,给正在进行的100KM组别带来极大困难,考虑到选手安全,中止了100KM的比赛,到此共有4位选手完成100KM比赛,第一外是Jason Schlarb(约14个小时),第二名是藏族选手多吉(比Jason Schlarb则约50分钟)。Meredith Edwards获得60公里组女子冠军。


十一月五日


        今天小伙伴儿们分别的日子,中午站长请大家在阿尔曼的酒店午餐:松茸炖鸡,在床上接到通知便睡不着了,几天来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这顿大餐来得太及时了。

        午餐时碰到100KM第二名的多吉,瘦高的个子,虽从未跑过100KM的比赛,还是勇夺第二名,好样的:

全体小伙伴儿们和多吉合影: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至此,本次志愿服务划上圆满句号,伙伴们有缘再相聚!!!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