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随笔 | 致敬不适 [复制链接]

UTMS | 2018-01-30 10:50 768 0
本文原发于“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微信公众号,作者马德民

几年前,心理学家和作家Kelly McGonigal在TED发表过一个演讲:如何跟压力做朋友,现在已经有六百万次的播放数量了。换句话说,McGonigal说:压力可以杀死你,前提是只有当你相信压力对你的健康有害。如果你不相信压力对你有害,压力不会杀死你。


这是革命性的话题,McGonigal指出:压力就是你在乎的东西发生危险时引起的反应。这个定义也强调了有关压力的一个重要真相:压力和意义无法分割。对不在乎的事情,你不会感到压力;而不经受压力,你也无法开创有意义的生活。压力的危害并非无法避免,人的想法和行动,可以转化为对抗压力的经验,当人们选择将压力反应当做一种助力时,就会无所畏惧。


面对压力,如果选择勇敢面对,并寻求人际互助,我们就能在人际交流中得到快乐和意义。若这样看待压力,你不只是更善于处理压力,实际上还意味着在宣示:你相信自己能应付生命中的挑战。你也会意识到,自己并非单独面对这一切。这不就是我们常说的”变压力为动力“吗?


过去一个世纪中,现代人已经开发出许多方法来消除生活中的不适感变得更“文明”,现在我们可以拥有中央空调,舒服的床垫,各种叫外卖和出租车的APP。我们很难相信那些在山林的人们,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等着太阳升起来,晚上睡在泥土上,忍受着出汗和雨雪的日子。


探险世界中我们看到无数例子:一个普通人花六个月的时间徒步穿越阿巴拉契亚山径或者大陆分水岭,登山者花三周时间吊拉装备和坐在吊帐里等天气窗口。我们几乎都有这样的时刻:我们是否会因为时速60公里的风把雪吹在脸上而灼痛,或者在一段冰雪覆盖的路面上感到惊慌失措。


Cory Richards在他的电影《A Tribute To Discomfort》中谈到这个问题。他描述了他摄影生涯中一些更不舒服的时刻,包括2011年几乎将他埋在加舒布鲁姆峰上的雪崩;Art Davidson在他的著作《德纳里峰冬攀华氏-148度》纪录了登山团队在生存战争中所经历的低温,多年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冬季攀登不仅仅是一座山,而且是一个梦。接受伟大的挑战,然后努力奋斗,以达到目标和生存下来。“



我第一次野外露营的时候,就尝试了不适的感觉。我用一个温标5度的棉睡袋在零下10度的野外捱了一个晚上,基本上彻夜难眠。我因此得出一个结论:山野环境不舒服的选择是普遍存在的。它适用于很多人,所以也许对我有用。当我开始理解攀登运动的时候,我想起大部分的时候,不确定性才是世界的常态,不舒服是攀登生活中的常态,你需要去接纳它习惯它,苦中作乐或许就是其意。

比起山野来说,我们生活中不舒服的选择比比皆是,从抚养孩子直到差旅生活,但是现代生活方式的转变正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助长着“避免不适”——我们几乎不知道自己对这种“舒适”有多么依赖,而且对我们许多人而言,“安逸”已是理所当然,“避免不快”的追求趋向于过度。

Kelly McGonigal在接受采访时说:“避免不适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策略,压力会使你更聪明、更坚强、更成功,帮助你学习和成长,甚至激发你的勇气和慈悲心。生活中往往把压力当成困境,其实不然,压力恰恰是我们的帮手,以正确的态度面对压力,会让你更加游刃有余,更好与人交流沟通。轻松面对生活和工作,你会发现,压力是可以依靠的资源,而非要消灭的敌人。


换句话说,那些杀不死你的,将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摄影

Kyle Obermann

Ben Clark

欢迎留言谈论你的观点

更欢迎来分享会一吐为快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