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伊卡洛斯的飞翔试炼·2017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越野赛手记 [复制链接]

TEST | 2020-03-04 17:32 339 0

凌晨5点:序幕,最后一秒

11月4日凌晨时分,四姑娘山所在的这片大地仍处在寒风凛冽的黑暗天幕笼罩之下,只有起点附近的一抹亮光提醒着晨曦不要迟到。


此刻,从世界各地奔赴这场“云端约会”的越野精英早已枕戈待旦,激昂的战意只待4点59分59秒的过去便会喷薄而出。随着跑者们雀跃的兴奋倒计,这最后一秒已被我们远远甩在身后,人潮如怒涛般涌向登山栈道。

破晓时分:天地初开

天上的星光与大地的“星光”遥相呼应,选手们头上的灯光“照料”着彼此的道路,经过了最初的兴奋,我们都在海拔3400米上的赛道上默默前行。此时,静水流深,越是沉稳赶路的跑者,越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精英跑者就像吝啬的守财奴一样,不肯多花一丁点儿的力气去做多余的事情。山区里的太阳仿佛因为路途崎岖而姗姗来迟。浓墨大地,混沌一团,点点星光,汇成一线,仿如长蛇,蜿蜒潜行。


跋涉了1个多小时后,一幅惊艳无比的“千里江山图”突然铺展在跑者们的眼前。四姑娘山连绵起伏的雪峰,在晨光当中被镀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熠熠生辉,圣洁神秘。

梁启超先生在一百多年前《少年中国说》中写下了不朽的名篇: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时空转换,两相交错,想必我们都亲历了这般景象。



这样的“绝境”实在美得让人窒息,然而四姑娘山让你体验到窒息感觉的“绝境”可不仅仅是眼前的景色,还有你脚下的赛道。

清晨7点:距离产生美

今年我参加的是四姑娘山42公里组别的赛事,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参加高海拔越野赛。以往的越野赛事虽然以越野山路为主,但多少总有些普通公路穿插其中,既作为翻山越岭之间调剂,也作为选手追赶时间的“甜点”。而四姑娘山的赛道设计,则是极致追求原始的野路感觉,极力避开现代化的公路痕迹。


如此的设计,对选手而言,却是喜忧参半。如果你已是高海拔比赛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你当然可以览景、竞技两不误。不过,若你不是,四姑娘山的“仙境”便可能成了你的“地狱”。从海拔3400米的起点“海子沟山门”到CP1“打尖包”区区几百米的爬升,只能算是高海拔赛事的开胃菜,攀登CP2的“八角棚海”才是第一个挑战,6公里路程+8百多米的爬升,放在平地不算什么,但这可是4千米上的雪山爬升!越野“跑”就不要想了,除非你刚好是大神,越野“走”也走不了多快,哪怕给你清空了赛道。因为一旦你走得太快,你马上就会体验到“步步惊心”的感觉,猛然飙升的心率就是你自带限速的标志。


平常,当你从远处观赏一座巍峨雪峰的时候,你会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化神奇;现在,当你已经置身在雪山上之中,举步维艰,呼吸急促,此时此刻你才会感叹什么是“可望而不可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矣”。


从雪山脚下一路向上,只为攀登,茫茫雪峰看似触手可及,然而把你从思海的浪漫世界拖回艰难现实场景的正是你的目光。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散落了一长串色彩斑斓的“巧克力豆”。


细看之下,这些大小、距离不一的彩豆正如蚂蚁般沿着“之”字型线路一点一点地挪动,他们正是你的“前辈”,而你心里很清楚,不久之后,你也将成为这条彩色长串上的其中一颗小豆豆,你身披的“凯乐石橙色羽绒服“也会被当做指引“后辈”继续前行的鲜明标识。


“八角棚海”是四姑娘山越野赛42公里组最高的补给点(海拔4390米),迎着朝阳,面朝雪峰,向上攀登,虽然不易,但这种“难”不过是对体能和意志的挑战。为了应付这人生的首场高海拔赛事,我可是有备而来的。在平原地区,能够提前做好的准备工作我已交足功课:体能方面,四姑娘山的前两周,我先后完成了英德30公里越野赛和莫干山60公里越野赛,莫干山的赛事还取得了公开组17名的靠前成绩;补给方面,继续以 “T粉+肌坚强” 作为高效能量供给和乳酸消除手段,这次还特意配备了“ANS能量棒”,作为固体食物抵御饥饿。


经历了攀登雪山的连番折腾,伴随着微涨的额角和轻度的头痛,深一脚浅一脚,我终于熬到了原来预想中最困难的CP2“八角棚海”,累积前面2个CP点的时间优势,我到达的时间比大会设定的关门时间有超过2个小时的充裕量。听补给点的工作人员说,接下来除了攀上一个小山峰,之后一路都是下坡,不过是背阳面的下坡路,注意保暖就好,到下一个CP3“花海子”只有6.1公里而已。那一刻,我对于能够顺利完赛是信心满满的,觉得自己后面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也就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事先的计划有2项原则:1、每个CP点吐服一包“肌坚强”,目的是防止乳酸积累;2、每两个CP点冲泡一包含有咖啡因的“T粉”,作用是保持精神集中。但是,出于对现实情况的低估和自身条件的高估,我在这个关键的CP2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想节约一条“肌坚强”冲剂和一包含咖啡因的“T粉”,以便留给后面使用。所以只是冲了一包普通的T粉就迅速离开。心里觉得,不就是6公里多一点的下坡路嘛,不要浪费了最好的资源,反正哪怕错也错得起。

上午10点:真正清零


刘慈欣在小说《三体》中写到:弱小和无知都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以前,我以为高原反应就是指“头痛想吐”;现在,我才知道高反还包括了身体能量的急速消耗和饥饿感觉的提早出现。从CP2出来后翻过一座几十米的山岗,一片震撼我视觉的影像又再度出现。这里的雪峰由于处在背阳面,纯净无暇的白色已经变成一种暗调的深蓝。远眺过去,幽幽的冰原蓝三角尖峰正被一条细细的黑线拦腰切割,更令人惊奇的是在几乎无风的高原,这条细线竟在上下浮动。定睛细看,这条切割线一直延伸到我的脚下。哦……原来是选手们正在“横渡雪峰”。


从山坡下山是一项熟悉已久的技能,正因如此方才特别轻视下坡所需的时间,觉得短短6公里,cp2至cp3的限定时间2小时30分应该是绰绰有余的。然而,仅仅过了10分钟,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鲁迅先生说: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句话用在横渡雪峰十分贴切。一步步进入下坡线路,原本一条清晰可见的道路便逐渐变成一条由人踩出来的“雪道”。步履蹒跚地行走在积雪当中,如果只是前进速度慢一些、体能消耗快一些,那倒无妨,可怕的事积雪之下的“危机四伏”。看似厚实的积雪,其实不过是虚浮的“千层糕”,只要稍微受力便会立即土崩瓦解。


让人心生畏惧的是你不会知道下面掩埋的是什么,可能是平整的岩层,可能是散乱的碎石,可能是尖锐的菱角,而最恐怖的杀机是大雪下隐藏着像剃须刀一样锋利的薄岩石,它能像利刃切割芝士一般,切开一切的附着物。一旦碰上,后果堪然。我便是接连几次撞上了,幸亏有“达达”提前为我准备的“凯乐石防水冲锋裤”的保护,虽痛无伤,然而事后方知冲锋裤的屁股部位已被割得成两片大蒲扇,一路在风中飘荡。若非有它的鞠躬尽瘁,我知道血肉模糊的肯定是我的身体。


就这样跌跌撞撞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Garmin Fenix 5” 终于传来了一下震动反馈,谢天谢地走完了1公里,低头一看时间,天呐!!!1公里用时34分48秒!这1公里的下坡竟然比攀登雪峰还慢了10分钟。这时候我心想不妙了,按照这样速度耗下去,CP3被不被关门都是未知之数。然而,除了穿越雪峰的速度缓慢外,还有另外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严寒。防寒帽必须拉过耳朵,围巾必须盖上鼻子,只有靠着嘴里呼出的热气,鼻子才不至于完全冻僵失去知觉。



虽然我们都严格按照赛事主办方要求佩戴了可以遮盖手指的手套,但还是远远低估了雪峰北脸的低温。CP1向CP2的雪峰爬坡,尽管全程温度也比较低,但那只算得上是“寒冷”,速度快、发热大,其实也不觉得雪峰的“冷”有什么可怕。背阳面的雪峰不仅温度更低,而且面对接近垂直的陡峭下坡经常需要手脚并用。薄薄的越野手套插在厚厚的积雪里面,尖锐的寒意可是透骨而来。我的手指很快就失去了知觉,然后是剧痛,每一次为了支撑身体的稳定而不得不借助手臂的时候,接触到任何东西,指尖的痛楚都会透彻心扉。


日常,在工作当中,我们经常被人要求或者要求别人做某某事情“绝对不能出错!”,但其实你心知肚明,这仅仅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你知道最坏的后果大不了就是丢掉饭碗,不至于对你人身造成什么伤害。只有,当你面临真正的绝境,你才会切身体会到什么是“绝对不能出错!”。雪峰下坡的路上既有潜伏未知的危机,也有触目惊心的险阻。好几个狭窄的隘口,只容一人侧身而过,你的前方,左侧是万丈深渊的悬崖,右侧是锐利如刀的峭壁,无论指尖有多痛楚,你都不敢松开岩壁。此时此刻,竞赛成绩,名次时间……这些之前十分在乎的东西通通已经不再重要,唯一重要的就是:保证你自己活着通过险关。此情此景,在严寒之中颤抖不止的伙伴对彼此的鼓励不再是“加油”,而是“慢慢来,不着急,不赶时间”。已经平安渡过难关的选手也不会即时离去,而是伸出手臂去援助正在涉险的下一位伙伴,直至等到有新一任“安全卫士”的接手,才继续前进……我们的人性,的确有许许多多不能治愈的弱点,但在这段艰难的征途上,我们彼此扶持、互相接济,我看见的是“光辉永存”。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流逝在我们与及膝大雪中的挣扎当中,从CP2出来到爬完冰雪赛道足足过去了3个多小时,重新再踏上坚实路面时候,体能已是急剧透支,饥饿感觉随之而来,双脚发酸发软,一路踉踉跄跄,时不时就会因为抬腿高度不足而被石头撂倒。就这样,慢慢走、慢慢吃、慢慢喝,等待体力一点点恢复。这首次高原雪山赛幸亏有经验丰富的“乐叔”指点,让我把“凯乐石900羽绒服”穿在越野背包外面,这个提醒确实太重要了,不仅达到了保护的效果,而且还用自己的体温不断“加热”软水壶。


下山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跑者因为水壶或水袋裸露在摄氏零度以下的严寒当中,导致宝贵的水源被冻结成冰,无法在艰辛的下坡阶段获得生命之源的补给,饥、寒、渴三者交迫,难堪的情形可想而知。我记得在下山途中,有一位选手在我后面致歉,希望能让出道路让他快点通过,理所当然,哪有推辞。他一边跟我擦肩而过,一边还解释说背包的水管被冻住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水,非常口渴,所以想尽快去到CP3。我听后犹豫了几秒,但还是喊住了这位跑友,来喝我仍有余量的水。冰天雪地的氛围当中,两个男人相互支援的温馨场面煞是难忘。当我赶到CP3的时候,距离12点30分的关门时间只剩下二十几分钟了,好险!如果不是有前面积攒的“资本”,现在就只能“望门兴叹”了。


中午12点30分:惨烈进行时

我到达CP3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用水吞服“肌坚强”的粉剂,之前手指冻僵,加上心情沮丧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补给的事情,事实上如果在途中早一些吃,身体从乳酸堆积中早点恢复过来,应该可以争取多一点时间。为了使体能缓过来,我在这个补给点停留了足足有15分钟的时间,刚刚接受了雪山的试炼,这个时候能喝上一口热汤是多么幸福的待遇啊!


挑战“美女”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挑战“四姑娘”更是这样,她给你的考验绝对会叫你没齿难忘。以为从雪峰活着下来就能喘一口气?No,No,No……当CP3的工作人员指着前面那座坡度接近70度的山峰告诉你,立即要进行一段紧急爬升,CP4“鸡棚子”距离现在的关门时间只有1个半小时,你才体会到什么是深深的绝望。我当时在现场就见到一些选手累崩了(泪崩了),放弃了,其实这真不能责怪选手的意志不坚,眼前这座看起来几近垂直的山坡,我相信除了一些“大神”外,称它为“绝望坡”并不为过。


万幸的是,“斌少”这家伙还是挺适合玩越野的,这当然不是说他有什么天赋异禀的特长优势,而是……他特别懂得哄骗自己。他会把自己分成肉体和精神的“两个自我”,精神的自我常常会“诱骗”肉体的自我:你能来到这里已经十分了不起啦,你已经证明了自己,其实放弃也没什么,随时都OK,不过,既然随时都可以退赛,要不咱们再多走几步看看,反正走不动了,咱们就撤下来,没什么好丢脸的。就这样,一路忽悠自己登上了半山腰,再往下一看:都已经走了一半路程了,要不再努力多一点点,看看能不能搞到山顶?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磨磨蹭蹭,反复煎熬,居然还真忽悠了自己干到了山顶。当我回头朝山下看去时,感觉真不可思议,给自己灌心灵鸡汤这招——真好使!从此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打鸡血”和“灌鸡汤”是不同的,各有各的好使范围。当你还有大把资源可供挥霍的时候,你大可以尽情给自己打鸡血,爆发出你200%的小宇宙;但是,如果你只有所剩无几的残余力气时,千万不要打鸡血,这样会死得更快更惨,你要把自己当做“心上人”一样细致呵护,用温柔体贴的鸡汤把自己灌醉,然后……你就会发现:“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登上了这座陡峭得让人心生退意的山峰之后,便是一连串起伏不平的山路。“To be or not to be ”,可跑可不跑,这种两可的选择很折磨人。才刚刚完成艰难的爬升,身体当然想休息一会,但瞄一眼分秒不停的计时手表,熬上山头耗时已经不少,CP4“鸡棚子”的关门时间正在逐寸、逐寸迫近。“忽悠大法”也不管用了,只得实事求是告诉自己:能跑得动的地方尽量跑一下,能省下一秒就是一秒,真的被关门了,也心甘命抵了。


幸运的事,体能也在跑走结合的变换肌群使用中徐徐回升。更值得一提的是,“Vibram自然跑步学院”习得的跑法技能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排上了用场:挺髋前倾,用最小的气力维持核心稳定,在地球的引力帮助下,让重心牵引带动身体前进,尽量使腿部画出的运行轨迹接近最省力的圆形……


如同我们大多数人在富有的时候,不会太在意自己花钱如流水,穷的时候才恨不得把一分钱掰开两分花。身体能量充沛之际,你不太会在意自己跑步跑得经不经济,只有当你感觉疲惫又必须跑起来的时候,你才会舍不得多花一点力气,不得不寻出最“经济”的跑步方式。越过山岗,越过山谷,时间飞逝……我不敢再看手表计时了,只是潜心赶路,终于……终于,山下的CP4的补给帐篷露出来了!远远瞧见工作人员仍在打卡!一口气飞奔到他们面前,打了卡,低头看,手表示,离关门时间不到5分钟!太窘迫了,只要我前面稍微多走几步,少跑几步,现在已经不需要打卡了。


然而,我以为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让人非常沮丧的事实,CP4几乎没有凉水和食物了。据说因为赛道混合了100公里和60公里参赛选手的缘故,等我们42公里组的选手来到时,这里的补给已经被消费得差不多,而且CP4地处偏僻山区,后继补给,无能为力。原来立在CP3前的“绝望坡”还算不上绝望。侥幸的是因为一路飞奔过来,水都没来及多喝几口,我竟然还节余下将近400毫升的水。我马上把两个软水壶残余的水倒在一起,还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翻到了一点番茄蛋花汤,赶紧灌进水壶走人。后面的路上用软水壶的奶嘴吸食着凉飕飕的番茄蛋花汤,这番独特的体验还真不是人人都能享有的奇异“滋味”。

下午4点20分:新记录的诞生

2017年11月4日下午4点20分,这个时间点,我永远都会记得,因为,它就是四姑娘山越野赛CP5“枯树滩”的关门时间。我离开CP4的时间大约是2点,距离CP5的关门时间还有2小时20分左右。当时还听到一个“好消息”,工作人员说,这两个点之间就是爬一座小山,然后一路下坡,再走一段“马”路就到了。我满以为,终于挺到了一段可以节省时间的赛道了,那时心想起码可以为CP6省下20分钟吧。


奋力爬上这个路段的最高峰后,我觉得还蛮有把握的。然而,下山阶段我发现下去的“路”根本不是能跑起来的路,而是一个接一个泥潭,一脚踩下去再提起来就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穴,下山的进度异常缓慢,比爬山慢得多,我开始懵圈了。直到满脚污泥下到山脚,方知前面工作人员指的“马”路所言非虚,真真正正是给马走的道路,人要跑并非不行:1、你是高手,可以无视崎岖不平的的栈道;2、体能充裕的时候,可以如兔子般跳跃穿梭其中。只是来到这里的我,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能跑得动上坡路也尽量跑了,但是乱石混合木头的山路只能大步前行。走着走着,明知已经肯定来不及在下午4点20分前抵达,但还是心存幻想,希望组委会会根据今天积雪封山的情况,奇迹般地在CP5点宣布宽容一些时间。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赛道是惨烈的,能力是不够的。CP5,近在咫尺,差了8分钟,工作人员正式宣告:比赛结束,补给点已经撤离,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补给,选手们需要自行前往CP6的喇嘛庙,退赛和补给。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我已经竭尽全力、无所保留了。四姑娘山的赛事给我填补了一个空缺:第一次被关门未能完赛。公正地说,这次高海拔越野赛确实给了我言之未尽的丰富体验,正如乔布斯所言“过程就是奖励”,它“解锁”了我的一项新记录——未完成。人生,总有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接连发生,因此我们的生命才不至于太过乏味。比赛,只要不断参加和提升难度,肯定会撞上跨不过门槛。实力不济,无从怨言。赛后有朋友问到,会不会后悔报了42公里的组别,要是参加较容易50公里组应该能轻松完赛。看着身边同来的伙伴穿上了帅气的“四姑娘山”完赛服,我确是羡慕了好一会儿,但过后扪心自问:哪怕当初早知道结果如此,我也会选择42公里的挑战,如果想舒服完赛,我何必从广州到成都,飞机再转汽车,大费周章来“四姑娘山”折腾呢?来,就是为了要“Beat Yesterday”(击败那个想贪图安逸的昨日自己)。


后记:伊卡洛斯的神话

有一个希腊的神话故事,我第一次听就深深地记忆在脑海里了,其实那时候还不知道是因何缘故,但等到四姑娘山的赛事落幕后,我才了解到当初自己被深深打动的原因。


话说,“代达罗斯”是希腊最享誉盛名的能工巧匠,他最著名的杰作便是为“克里特岛”的国王建造了一座迷宫,困住了牛头人身的怪兽“弥诺陶洛斯”。但当他思念故乡雅典的时候,国王却不愿意放他走,封锁了陆路和海路。“代达罗斯”为了离开,只好暗自收集岛上的羽毛,并用蜜蜡粘接起来。终于有一天,他成功地为自己和儿子“伊卡洛斯”制作了能够翱翔天际的翅膀。临行之前,他叮嘱儿子:“你要当心,必须在半空中飞行。如果飞得太低,羽翼会碰到海水,沾湿了会变得沉重,你就会被拽在大海里;要是飞得太高,翅膀上羽毛的蜜蜡会因靠近太阳而融化,你也会摔下来。”父亲一边说,一边用他微微地发抖的手,把羽翼安稳地缚在儿子的双肩之上。最后,他拥抱着儿子,还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吻,随后父子两人腾空而起。飞过陆地,越过大海……天空的自由令“伊卡洛斯”忘乎所以,他越飞越高,后来自然是不可避免的坠落悲剧。


听了这个故事,有的人会觉得“伊卡洛斯”就是一个不听劝告、不知死活的莽撞少年;有的人却会认为“伊卡洛斯”如同革命者和创新者一样为了追逐光明而奋不顾身。而我想,或许“伊卡洛斯”只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轻人,渴望再飞高一点,再看多一点这个广阔无边的世界。


尼采曾经说过:我们的眼睛就是我们的监狱,而目光所及之处就是这座监狱的围墙。一直停留自己的“舒适区”当然无惊无险,而要“越狱”去发展自己的“学习区”,甚至冒险去探索自己的“恐慌区”,自然是要背负风险的,挫折失败,家常便饭。以色列的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与《未来简史》中向我们揭示:人类之所以能从世间万物竞争当中脱颖而出、迅速崛起,还真少不了一点“伊卡洛斯的精神”,我们用“共同想象的信仰”联结起分散的个体,形成大规模协作的合力,斗胆去尝试未有之事,努力去创造未有之物。从我们眼前、手中须臾不能离开的智能手机,到仰望星空时候萌发宏大的登月、登火星计划,哪里不是印记了“伊卡洛斯”的影子。


感谢上苍,我比“伊卡洛斯”要幸运许多,因为挫折了我可以调整,失败了我可以重来。《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台词给我印象很深:“有的鸟儿你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行文至此,我最后想说的是:鸟儿之所以关不住,努力要挣脱重力的束缚,是因为它的片片羽毛都奋发向上。


I WILL BE BACK!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