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跑入瑶池黄龙的森林精灵 [复制链接]

TEST | 2020-03-05 16:28 576 0
原创 圆點 圆點DIAN 

1

换的第二双袜子已经不知道进了多少股水了,脚一阵一阵凉意,好在不冰。感觉一个人走了好久好久,是参加越野以来前后看不到人最久的一次,怕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个读不懂我心思的小生命。下意识摸了摸包里GPS报警装置,它当然在,单独的一个小仓位拉链拉的紧的很。

这是在最后一段的11km路上。最后一个上坡,500多米爬升。当时从牟尼沟公路起步时便跟不上珊珊了,又让了一男一女。后来到了下坡800多米下降,除了拍照我几乎在连续跑,超了一个4人组、1个双人组、1个男生,赶上珊珊他们后,最终女子第20。

在别人没体能的时候我还能持续跑,这是我的参赛乐趣之一。还狂妄了一下心里想,“只要赛道足够长,我可以持续超人”。这是不是在预示着要报个60-70km比赛试试了?百公里是不想的,能力不足是关键,还有不想熬夜。

一停下来拍照的时候,草丛里就传来“哞~~~”一声,也不晓得是牦牛还是奶牛。第一次听还吓了一跳,收起手机赶紧走,后来也就习惯了。动物们比人机灵,远远的听到不熟悉声音便躲起来观察,保护自己。我们到他们生活的地盘来体验未知,当然要跟东道主Say Hi并感谢,希望别怪我们打扰了这片宁静。

这是我跑越野一年时间以来,所有比赛中布标最密集、最清晰的一次!一个人的路上,虽然隐约恐惧,但并不慌乱。视线内始终有路标指引,再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比这提供安全感。突然,前方上坡望不到边的流水,或者描述成“顺流而下的潺潺小溪”占满了整条路。我哪里遇到过这架势!试探着走两步,又停住,再尝试着从两侧高处绕,越过带刺的小树一丛一丛,我怀疑冲锋裤破的两个洞就是这个时候刮的。

反反复复几次,时间浪费了不少。“无非就是不想湿了鞋袜么”,心里想,“豁出去了”,干脆直接踏着石头逆流而上,鞋里时不时进几下水,其实也没什么。这段不一会便过去了,然后继续踩泥巴。早就习惯了这一路湿滑的泥巴和到处都是的马粪、牛粪,也看了从新鲜到凝固再到被雨水冲散的过程,只吃草的牛其实很干净。鞋子上挂的泥得有两斤,隔一阵用登山杖刮一刮,原来这杖还有这用途。


在这个最后段赛道上似乎开始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说不要轻易尝试高原越野跑。高原山脉海子的独特自然风光本就摄人心魂,加上一路上变化不断的路面、天空、小气候,视线遍及之处满是惊喜。回到平原的单一山脉景色丝毫无法抗衡,选择赛事便更多挑剔,多苏州拉练少报比赛可能会是日后双腿的归宿。


 2

“它的东西两面有雪宝顶和横断山脉盘踞,它经历了茶马互市、见证了文成公主远嫁,弥漫过烽火硝烟,它是威尔逊在中国西部生活的首选之地。这里是松潘。这里有5A级国家风景名胜区黄龙在赛道等候,滩流彩池与雪山辉映,牟尼沟景区首次融入,深入未对游客开放的原始密林,远眺雪山,偶遇野生动物。这就是黄龙极限耐力赛。

这是今年3月份报名贴子里的话,看了便心系松潘、心系黄龙,随即4月份便在深行赛事的官方团报群里报名。自此便期待了半年,成为了“今年最期待”的事。

后来5-8月份,4个月跑了420km,其中包括两次苏州天平山-兰风寺12km拉练,一次东白山30km拉练赛。一整个夏天的汗水每一滴都落的那么幸福,有目标、有奔头的训练完成后果然能生出满足感。

作为一个计划型的人,每次出行交通和酒店我基本都是最先订的,然后把列好的行程发给小伙伴们看,方便夏老师他们没定行程的参考。那时候的行程单还是一张纸头,后来把它打在了微信链接里方便查。结果我临出发那天,夏老师在群里说她明天的飞机如何如何,我就晕了。她居然定错了日期。还有这种事情,我也是有点震惊。虽然为她表示遗憾,不过参赛经验丰富的夏老师,还将有很多场等着她。还好珊珊来了,后来我俩“百年修得同配速,千年修得共..房眠”。

就这样出发了,再一次从成都中转。每一次去成都都是中转,每一次都因为假期不足匆匆忙忙,一次完整的火锅都没吃到。这次前半夜入住酒店便睡下,又跟火锅失之交臂,第二天一早5:30去松潘的赛事大巴可不会等人。说到这里,出门多了、参赛多了以后,赛前激动失眠这种事情越来越少,抓紧一切坐车、酒店时间睡觉,这几天的晚间睡眠都出奇的好。去程大巴7个多小时,除了3次下车透气之外,几乎都是熟睡状态。身体很少感觉疲劳,除了心率抬升之外,没高反,胃口不用说了,就没不好过。

去阿坝的路上风景真好啊,213国道上蓝天白云、山峦叠错,风景如画。这是这几天行程中唯一的晴朗天气,也因为这个,此次入川越野并未晒黑,就算是很大的收获了。

放下行李,Michael、Apple、珊珊、刘老师、媛宝我们六个便去签到领物,赛事主广场是气派的,松洲古城门进口便是。检查好强装,系上手环,再拿了明日去黄龙旅行的往返车票,就往排名TOP级的牦牛肉火锅去了,大概下午2-3点。果然不负众望,热乎乎的连筋带肉给了身体大大的满足。

我们黄龙票拿的是9:30-14:30,是想着赶得上回来参加赛前一晚古城跑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弃跑了,原因是下雨不想湿掉唯一的鞋子。还有主要原因是担心高原跑后的一晚上不足以让身体恢复,影响正赛节奏。

美美的一觉后,在黄龙欣赏了一天美景,也淋了一整天的雨。这黄龙的钙化景观美好得像是人造出来的,大自然怎么能如此鬼斧神工造的如此令人惊叹。虽在阴雨天气,也不免得多驻足一会。


我们爬山,我们越野,我们越来越热衷于户外运动,我们也去极限探险。有人用“征服”的字眼来描述自己完成挑战的满足感,但何尝不是大自然放了我们一马,给我们视觉、感官体验,给我们进步的成就感。

沉淀、固结、溶蚀、切割、迁移、坍塌、再沉积,不断的交互耗时万年才有了如今的黄龙,要保护,要记得感激。

 

3

赛后每每看到褶皱的号码布,便能忆起这一天11个小时路上的艰辛。出发前的一桶泡面,带的1根能量胶、一块枣糕、一块花生糖,补给站的2个粥和一点葡萄干,再加上1升不到的水,居然就这么过了高海拔的39km,如今想想也是神奇。另外带的4跟能量胶原封不动再从赛道带回终点,从终点又去成都,再跟着我回了苏州。它们会不会觉得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

我们40km组的4个姑娘,一起跑了2.5km平路后便一起上了山,这时候还是阴云笼罩,偶见蓝天。第一个土坡爬升560多米,没多久便开始飘雨,我和珊珊找出来同款冲锋裤套了上。

到了第一个垭口过了没多会就渐渐在身后看不到apple她们了。后面上坡时珊珊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上;下坡和平路上我在前面小跑,珊珊后面跟着。这样反复了几次,我俩的节奏异常和谐,没过多久便到了第一个补给点-CP10。

这段路上我们越过不少山谷中的小溪,鞋头袜子湿了又湿,路上纠结了好一会要不要在CP10换防水袜,后来想着还将继续涉水,便决定到下一个打卡点,也就是SP3二道海垭口。

从CP10到SP3,7km路要爬升近900米,这整个赛道上最难的一段如今回忆起来除了泥巴和溪水之外并没有身体反应上的特别之处。这本是赛道精华段,本应该在宽阔裸露的山脊线上眺遍原始深林和片片冷杉,天气好的时候说是还可以看到雪宝顶。我们这次,能见度大概10米?除了脚下的泥巴和不远处脚下的云彩,看到的只有心里的远方。


二道海垭口,3800米,整个赛道的最高处到了。摄影师说我俩是他看到的选手里最悠闲的,并祝我们旅途愉快。休息帐篷里把袜子脱掉的瞬间右脚大拇指的一块皮跟着袜子一起下来了,可能泡水里太久了,丝毫没有疼痛。换好袜子没多久,持续下坡淌水2.5km,CP11温泉湖就到了。说是可以泡脚的温泉。

珊珊在这吃了碗泡面,我喝了个冷粥。出站就是二道海景区栈道,大大小小的海子和高大的山林相映,倒影尤为好看。景区游客还真不少,成团结对的热情高涨给我俩鼓掌加油,居然还有拿出手机拍照的。这时候我体力已经跟不上珊珊,我在后面先拍了二道海,然后过了前面的头道海后就出了景区。


跑了3公里下坡到了牟泥沟公路之后,就剩下最后一个坡了。历次比赛的最后一个上坡都是印象最深的,因为体力将耗尽的时候最不好过。这次当然也没能例外。如果说整个赛道自己有什么失误之处,就是这个坡前怎么没提前吃个能量胶呢!


4

不同于来松潘时心里对于时间的谈定,回程时候坐在第一排的我几乎看着司机走了8个小时的全程。因为汶川路段的修路限行,赶不上回程飞机的风险始终有增无减。

自从比赛前夜的全城停电和暴雨开始,心情便是沉重的。比赛当晚听说上个月刚刚泥石流的汶川路段因为这场暴雨又遭遇了几个塌方,对于完赛的喜悦大打折扣。川西美得如此低调大气,却灾难不断,让人心疼。

我们带着憧憬入川,载着收获而归。

群山伫立在高原之巅,看风云变幻,看世事无常。成群的牦牛低头吃草,此生不愁吃食。它就那个山坡上望着我,我跑远了再转身,依然没离开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