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跑者故事】黄龙流水,积而成潭 [复制链接]

TEST | 2020-03-05 17:00 605 0
原创 地平线开心 贵州地平线跑团 



黄龙极限耐力挑战赛由阿坝州政府主办,今年是第一届。比赛线路从黄龙景区到松潘古城共55公里,期间要经过原始深林、草甸、灌木林、雪山,累计爬升2700多米,最有难度的挑战是比赛日前夜飘起小雪,将淘金沟海拔3400-3900米的区域也覆盖上了一层雪,使得雪地赛道从3公里增加到8公里左右,2公里的急剧爬升500米和海拔4400米最高的垭口翻越。一天之内选手经历了风霜雨雪四季轮回。根据优徒统计,2018黄龙极限耐力赛,55公里组,起跑116人,完赛86人,完赛率74%。55公里组女子,起跑28人,完赛15人,完赛率54%;55公里男子组,起跑88人,完赛71人,完赛率81%。




黄龙极限越野赛赛记



第一天,坐着火车打着瞌,高铁到成都出站无缝对接直接坐上组委会接驳大巴,数小时后安全抵达黄龙已是天黑,领完赛事包吃饭睡觉,一觉天亮,睡在3000多米海拔并没觉出有什么不同。


第二天一早,集体合照。地平线,到哪儿都是大团,纯自然嗨。

一行人施施然,悠悠然,美其名曰熟悉赛道,其实就是来逛景区的,参赛者福利,既然是带着跑鞋来旅行,不逛白不逛。

    沿着木制栈道一路拾级而上,望远雪山高耸,白云缭绕;看近流泉飞瀑,如梯田般层层叠叠的一潭潭池水或深或浅,波光潋滟,秋色尽收。

虽是国庆,但因九寨影响游客不多,并不显拥挤,小伙伴们是十八般姿势尽情舒展,在无边美景的衬托下,尽享假日时光。

沿着木制栈道一路拾级而上,望远雪山高耸,白云缭绕;看近流泉飞瀑,梯田般层层叠叠的一潭潭池水或深或浅,波光潋滟,秋色尽收。

         不时有几名全副武装的同道中人,身轻如燕,如风般从人群中掠过。作为跑渣只能混迹游客望而生叹,可谓侠客行,跑渣停,我辈还是留点气力明天板命吧。

         走走停停,边游边玩的时光最是易过,还没把朋友圈袭来的羡慕嫉妒恨消化完,赛前技术会开始了。

这也是我看到过的组织最充分的技术会,给每名参会者准备了桌椅纸笔和水,对携带强制装备一再强调,对赛道进行了详细的讲解,细到钻灌木丛时腰大概要弯到什么程度……内中外衣服要怎么配搭……这也是我最认真听过的一次,还做了笔记。

听完回头一看,不得了,参会运动员之多,出乎意料。明天也许要面对的不仅是高海拔地区的雪山、海子、沼泽,溪谷,或许还有暴雨、狂风、飞雪、浓雾……一切听起来都让人是哪么期盼,又是哪么忐忑。是的,面对大自然,应有敬畏心。

比赛日,不出组委会神算,山脚下雨,山顶飘雪。黄龙,我们是来和你赴一场风雪的约会。

检录热身,早六点,全场高亢的十秒倒计时后,一群神人嗷嗷叫着冲出起跑线。

经验还是不足啊,抓绒帽冲锋衣抓绒衣快干衣手套冲锋裤压缩裤防沙套裹了一身,冲出去才几百米就一身汗,才跑到第一个亭子就看到旁边的亭子里几个人都在手忙脚乱的脱衣脱裤,一头扎进去一看,都是本团兄弟姐妹,哈哈,大家一起汗。 

等我走出亭子,已是最后一人。明显是输在了起跑线。快步疾追,感觉还是超了几个人,但可惜,裹上一袭白纱的五彩池阻滞了我的脚步,我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不就是为了看看你现在最美的样子。

十六个小时的完赛时间,在这个时候都装在我的荷包里,感觉富裕得不得了。毕竟是比赛,还得赶忙下山,严格的讲,只有CP1到CP2是我全程中完全跑完的一段。

一切感觉还算顺利,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很快进入了淘金沟,金子应该都淘完了,只剩下一个白色晶莹的世界,林中小溪流水潺潺,灌木枝条覆满白雪,飘着的也不知是细雪还是细雨,或者是雪山里的精灵,就这么一路冰凉温润着你的脸庞。

或俯腰侧身腾挪躲避,或奋力拨开枝桠强力推进,在一脚脚泥泞和一丛丛灌木的粘连拉扯中,钻钻钻,窜窜窜,既要不断闪躲杂乱的灌木,又要找准落脚点躲避溪水泥浆,一路冲杀至CP3这应该算是高海拔越野接受考验的时刻到了。

来晚了,补给点仅仅还舀得出一碗热粥,饥寒交迫的我呼噜噜暖了个胃。

补给点的老兄问我还继续吗?我当时其实觉得很奇怪,我不继续上这干嘛来了?我就是来翻越垭口的。虽已是一身泥泞略显狼狈,就算我真的是来徒步的,我从头到脚没一处想过退赛。

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串人群,我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前方雪山高耸,白雪皑皑。几个身影在雪地里奋勇前行。

这翻越垭口的道路虽谈不上十分险峻,可一直都在陡峭爬升,走不了几步就觉得心跳加剧,突突突的简直都要跳出胸膛,深呼吸不了,只能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喘气。

左右看看前后几名跑友水平估计差别不大,也是走走停停,沿着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串成一线,谁也不超谁,小心前行,要知道不慎滚落下去,就算摔个不死不伤,再想爬上来可也要够的累。

累死累活的爬了半天,遇到个哇啦哇啦特别兴奋的一直嚷嚷着快到了的藏族老乡,这老乡据说是组委会安排带马来负责趟路还有救援的。我们问他离垭口还有多远啊,他说不远了,就在上面 ,上面是多远?“上面就是下面离我这么远”,下面是多远?他就哈哈着说是第一个牵马老乡呆的地方!额?从下面到他这我至少爬了40几分钟,我晕。

垭口就要到了,此刻是如坐云端,如游仙境,鸟瞰下方,气象万千,令人心旷神怡。不过好像也没得到什么感悟,更不知道是否洗涤了心灵,净化了灵魂,顿悟不了的一个大俗人只是胸口咚咚大口喘气,只是破天荒的没有摸出手机拍两张照,事后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想当年百里杜鹃第一次跑越野,还是提着个小单反跑的。

就这么晕晕乎乎的翻过了垭口,怎么下的垭口居然还不怎么记得起了,只记得远远看见黄色大帐篷后一阵兴奋,一路小跑。

这是CP4,到了这里表示我成功穿过了垭口,最虐的路段已经被我抛在了身后。我爱CP4,在这里我吃到了一碗鸡汤泡锅巴,混了几张照片,天知道除了这里和CP5得了两颗青稞饼,我一路基本没再捞到什么能填肚子的干货,哪怕干果。

离开CP4的时候我还不是最后一人。

在CP4的志愿者告诉我们 ,一路都是下山了,很多地方都可以跑起走,到了这里完赛绝对没问题。

感觉就像说同志们,从这开始玩去吧,一路赏花赏草赏秋色去。

问题来了,下至半山腰后有一个大草甸,此时天高云淡,阳光下森林草甸间各色树木如大家所说的打翻了上帝的染色板,一副典型川西美景模样,不由摸出手机看看消息拍拍景致,不知不觉间竟偏离了赛道,此刻周边又静无一人,沿着轨迹指示转了几圈却怎么都找不到路标,四周山脉看起又都是哪么相似,突然之间竟然感到一阵恍惚,分不清来路去路,茫然站在草甸中间,不知往哪里走了。

谢天谢地,远处出现了两名运动员的身影,我再不敢大意,直线朝他们的方向追去,终于寻回了路标。

    这一段观景赛道,最美,也最惊险。下完山快到CP5的时候,我和隔得不远的一名兄弟居然又迷路了,到山脚河边看到有个路段塌方倒了颗大树,可继续走又看不到路标,绕着这路不像路的地方,反复来回,本来基本够用的时间一下就紧了。

跑跑跑,冲进村子,我跑向打卡点拱门,工作人员远远的就在大喊,快!快!快!要关门了!

后来看完赛证书我才知道,在CP5上纳咪村我离关门仅有55秒,险之又险。

现在,跑与不跑,选择权在我手上了。

就在我说出这个话的时候,一位大姐说跑啊,怎么不跑?是啊,我没有理由不跑啊。拿着志愿者帮我装好的红糖水和急匆匆塞给我的两块饼干,被赶出了CP5。

(就在记流水账的这个时刻,我想起其他跑友说的在上纳咪村老乡家吃到的炒饭炒菜饼子馒头粥,不由咽了咽口水,黄龙越野,我更多是饿坏的,走得慢是真的惨,还好都还有水,跑渣们记得要带够补给)

从这里开始还有24公里。我是最后一个,就算后面还有人,那也一定是被关了

第一名的晓东说,他一直回头看,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我只想说,我一直朝前看,能不能追上前面的哪怕一个人。

出了上纳咪村,我就这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落在了最后,风风雨雨,爬坡上坎,翻山越岭,踯躅前行,直到接近CP6的时候,才看见一兄弟坐在路边休息,一问是有点高反,吃什么都吐,已准备退赛,再前进,一美女和我基本前后脚赶在关门前几分钟到达。

美女说,只要没被关,那就继续。

我也在继续,虽然百公里大神春春后来跟我说,只看好我能走到CP3。

本以为天黑之前能早点到达CP7,赶到时天已黑尽。

打开头灯,不知道是不是早上没关好,光已弱得连路标都照不见。

这里不得不说装备了,头灯、电池万万不能少。

这次背了一路但不能不带的冲锋裤抓绒衣雪套没派上用场,最需要的备用电池却不知什么时候掏落了,可能是出发后第一次脱衣服整理背包的时候。

只有最后不到十公里了,我依然没有被关门。这样的荒郊野岭被关门也是得靠自己走回去。

这一段是长陡坡下山,头灯亮度不够,看不清路,一路是跌跌撞撞,左右脚的脚趾头都已触得生疼,大腿也不大受使唤,完全看不清路和路标,四面一片漆黑。

按这个速度,关门是必定的了,能不能安全的走回去都两说了。

    就在此时,一阵灯光晃动,一名身着组委会工作人员服装的小伙出现在我面前。他是来收标的,看见我电池不行了,本想把备用电池给我,可在背包里翻了半天也是没找到。

他告诉我,离我最近的运动员也过去好半天了,如今的我是如假包换的孤寡老人。

告辞离开没几步,小伙突然追上来喊住我,说他准备带我走这剩下的大约7公里。

这是无月无星的黑夜里最亮的那一盏灯。

小伙子姓王,是来自四川绵阳的志愿者。本是上山来收标的。

有了光,就有了路,有了完赛的希望。

只剩下最后一个大坡,爬升两公里近三百米,我虽不时停下来大喘气,但终点已离我不远。

翻过了最后一座山脊,看见了山下松潘的满城灯火,听着又一拨选手到达终点的广播声,我开始下山,我脚步轻盈,越走越快。

从小王的对讲机里我知道在我之前的所有运动员都已冲线,我也知道,有家人和小伙伴一直在冒着寒风冷雨在等我,赛事工作人员甚至跑出起终点近两公里来带我,引导路线并不断提醒我注意小跑保持配速。

 离关门已不到5分钟,我在一片喧闹声中到达终点。我是完赛的最后一名关门运动员。此刻,我抖落漫天风雪,一身轻松。

这是我跑过的最美也是最虐的赛道,不愧极限越野挑战赛之名。我们在飞雪冰雨迷雾,高山溪谷海子中,奔跑着挪动着,喘息着呼吸着,完成55公里2700多米爬升,翻越海拔近4500米垭口,之所以到最后也没有退赛,是因为大爱越野,不愿放弃;大美赛道,不忍离去;终点有伴,不想遗憾。终点始终都在那里,只要你不停下脚步。

(部分图片来自组委会微信群,多谢摄影师为大家留住了美丽的瞬间)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