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金色秋天,却与你相遇在洁白的雪山 [复制链接]

TEST | 2020-03-05 17:04 601 0

以下文章来源于PDF越野 ,作者马匪

PDF越野
PDF越野

爱山野,爱自由,爱扑腾!

此次比赛,方方面面,深深的感叹于深行赛事的专业、细致和保障能力,粉了!    


那是一个神奇的晚上,在黄龙极限耐力赛的西安分享会上,熟识的三人一个接一个抽中了参赛大礼包的大奖。一个晚上辗转反侧,因为前年刚去了黄龙和九寨沟,to go or not to go?正所谓痛苦源于选择,没有选择也就都无所谓了。最后打定了主意直捣“黄龙”,那么就义无反顾,排好假期,提前一天到达成都。利用半天时间刷了龙泉山的桃花热土部分赛道。没想到雨后田埂泥泞不堪,不但把新手机摔了,整个人也有如下图般狼狈。

4号上午与我们P.D.F.越野亲人风吟一家、包邮区俞老板等朋友一起发车到达黄龙。一路上感受到基础设施建设确实比两年前日新月异,国道沿途大部分都有4G信号,最后从松潘到黄龙也不需要翻山了,近8公里长的雪山梁隧道刚刚通车,这样的高海拔隧道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报到处就在黄龙景区游客中心内,第一次参加高海拔的大型赛事,绝不敢有半点马虎,所以在细致的强制装备检查中顺利通过。5号,选手们纷纷涌入黄龙景区,享受比赛赠送的黄龙景区免费游,当天是在黄龙三天天气最好的一天,走了上次来没走过的原始森林应急通道,看了比上次美得多的黄龙海子(上次来是3月下旬,枯水期)。


玩的很满足,和同来的小伙伴两人吃了一锅牦牛火锅,早早收拾好。技术说明会上,jack总监介绍了详细的赛道和天气情况,阿总重点解释了高海拔的表现及对应措施。下午6点半,技术说明会结束之时踏出酒店发现有点毛毛雨,不禁担心起来,不过经历过柴古唐斯前夜的辗转反侧,已经能够比较平淡的对待重要比赛了,随遇而安吧,一夜居然睡得挺好。(所以说,人还是该傻傻最好)


比赛日,不到四点又是自然醒,用一个冷水澡唤醒身体。经组委会协调酒店准备的简单早餐只要十元,在黄龙景区也是良心价了。天空还在滴滴答答下着小雨,不禁回想起柴古唐斯那泥泞的路面,头疼屁股疼啊……检录后找到诸位P.D.F.越野的亲们,十三、小余两口,李哥,歪哥一起照了合影。(啥时候都要算算贵不贵)


(图片/赛事工作人员)


发令枪响起后,十三两口和李哥飞快飙了出去,我比较慢一点,过了快一公里才发现,忘记打表了,还是激动啊(亦或是紧张吧...)。虽然发令的时候天色还暗,但景区栈道上有地灯,30多分钟后,快到五彩池时,渐渐的天亮了。绕行五彩池一圈一下遇到往上走蹦擦擦和歪哥,他们处于队伍的末端,看来还是受到了高海拔的影响。



下坡进入土路后,开始尝试全力放坡,身体没有不良反应,窃喜,超过了几名选手来到CP2,抓起一把果干就走,我在整个比赛谨遵风吟大夫的教导,多吃葡萄干果干以直接吃糖补给为主,另外多喝水,可有效避免高反,可以说非常有效,整个比赛没有明显高反,只有二、三十分钟的头脑发胀感觉。CP2出来后一段公路上坡,然后就进入本次赛道中最讨厌路段,一直在沿着溪水穿行在灌木丛中,期间多次湿鞋。



大约到了海拔3600之后,开始进入雪线,沿途的景色明显好了起来,溪水也不是那么难以跋涉了。这时遇到了李哥,李哥放声高歌,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脚步越来越轻快,沿途拍拍照,欣赏下雪景,没感到海拔升高的影响, CP3豁然就出现在眼前。


(图片/子胥)


菲儿在这里做志愿者,没有什么干粮主食,喝了些稀饭,继续吃果干。在这里说下,此次比赛虽然有少部分补给站的补给品与赛前说明不一致,但是物资搬运得非常辛苦,应该有四个补给站是靠人背畜驮,至少三个补给站需要志愿者提前一天到达,布置、露营,补给也是能够满足比赛所需的。除CP3外干粮都有保证,果干及果酱比较适合高海拔的糖分补充,CP3还有专门建起的高山厕所,所以,大家多多理解吧。


(图片/海水泡茶)


接下来是本次比赛最难的赛段,在白茫茫雪中翻越海拔4422米的垭口(我的手表打出来的),白茫茫天地一片,我的眼睛不久就感到了刺痛,我只好多看看前面选手的衣服缓解雪盲症状。在这里,大家都一步一步按着节奏前进,尽力避免高反和心率过高。小余真是拼呐,我能听到她接近极限的长啸,却未曾见过她停止脚步。


(图片/子胥)


快接近垭口时陆续遇到两位藏民向导和四匹马,答曰是组委会安排的应急救援,不禁佩服组委会的专业保障能力。垭口处有曾山大叔值守,这可是当年走着珍珠项链登上四姑娘幺峰的大神喔!


(图片/子胥)


垭口依然是云雾弥漫,看不到旁边的雪山,此次比赛天气虽然不时的有阵雨阵雪,但是基本没有风,也就不会感到太冷,对于完赛还是比较有利的。


(图片/子胥)


我在比赛中穿着长压缩裤,上身X-Bionic新魔法,在雪线加上单冲也就完全够了,包里还背着一条冲锋裤,一件美利奴200,P棉填充的长袖都没用上,别人说我背的多,答曰年纪大了怕死哦。(老婆说我怕死惜命,所以我上山或比赛她还能比较放心一点……)翻过最高垭口之后,很快就有了劲头,所有的下坡基本上都可以放得开,一直下到了长海子CP4。长海子居然处在枯水期,没什么可看,钻进都补给站的帐篷,一股热气袭来,眼镜全蒙上的水汽,什么也看不清了(搞得我吃东西还放不开了@_@)。



从长海子继续往下走,不久就下了雪线进入了牧场。进入成熟机耕路上,有一段拍不出的美景,从雪山垂直到谷底高差极大,雪山下是大片的绿黄色牧场、红色的狼毒草,心旷神怡,又有点饿了……



快下到CP5的小路上,有两头牦牛在路中央开会,看到我之后撒腿往下跑,可是他们也走的是我的赛道,于是我就一直赶着牦牛赶了三分钟,直到它们找了条小路跳了进去。CP5终于有了手机信号,赶紧给家里人报了平安,也听到了老婆孩子给我加油的声音,这里安排了很有特色的藏餐补给,不过我感觉吃不惯,还是以主食吃面包果酱,然后多吃果干的策略为主。

这里出了上纳咪村之后,是一段水泥路,然后就要右拐上坡,有不少人在这里迷路,还有一位选手告诉我,他强烈的迷恋这里的藏香猪,所以跟着就迷路了。


(藏香猪的迷之迷恋,对,就是我前面这位哈……他一定比我还饿,且对补给不太满意[机智])

这里又和李哥搭档一起走,李哥说他下山的时候腿就不舒服,但最后还是比我早很多完赛,老将还是稳呐!据CP6风吟姐说接下来上里雅彻这段上坡是最让选手们崩溃的路段,到了这里,体力消耗不少了,又上一次较高海(比五彩池略高),山谷中的空气流通差,可能含氧量较低,坡度大,大约都是原因。这个坡虽然上的人挺累,但却是最有希望的路段,因为亲人风吟姐、海水哥两口就在前面的CP6做志愿者。还没进帐,海水哥就给我拍了一大组片片。随后喝了不少奶茶,他们告诉我十三两口和李哥已经先后过站,并且状态挺好,歪哥为把车开过去接他们也早早弃赛,垫底的我虽不着急,但也想在接下来的下坡路段放飞自我。



没想到这可惨了,接下来的大下坡,沿着大路放飞得太开心,走错了路,我还在想怎么路上没有路标了,被哪家牧民的孩子摘了玩吧,下去要赶快告诉组委会上来补路标。路遇一妹子,也对路线感到了疑惑,我还说刚看到地上有个路标,只不过太稀疏了。终于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打开手机发现已经偏离了路线很远。前方再走下去,只会渐行渐远,赶紧调整心态、折返,并告诉妹子,跟我一起往回走,妹子正在犹豫之间,又一绿衣男选手冲了下去。告知他路线不对,他还想继续再往前探一探,我和妹子就先往回走。下来是开心的放飞上去就是苦逼的爬坡,约半小时后终于找到了比赛路标。趁着等人的时间,我还照了不少照片,就算是组委会额外送给我的美景吧。事后看到这次迷路,往返多走了约不到两公里,海拔爬升下降200米。



一段平缓的下降之后,远远的就能看到CP7的大圆帐篷,别的补给站大多是从天而降的感觉。我在最后一的补给站一般都是快速飘过。快到终点是最后的海拔两百米的爬升,下了这个小山之后,就进入松潘县城,在众人的关注与加油声中向着终点冲刺,布置在古城门下的终点非常有仪式感,长枪短炮对着完赛的英雄们一阵乱拍。志愿者给我挂上完赛奖牌,毛猫为我开了一瓶精酿,暂时忘掉训练不喝啤酒的戒律吧,开心享受着比赛的高光的时刻。



此次赛前制定的三个目标,第一安全无伤完赛,第二天天黑前完赛,第三尽量能有个好点的成绩,完成了前两个也就很开心了,毕竟好好的享受比赛和风景才是主要目的。



最后一天早早坐上回成都的大巴,熟睡的松潘古城又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随后舟车辗转,打开家门,看到熟睡的老婆和孩子,才深刻的感受到刀巴哥说的:冲线不是终点,回家才是终点。

再次感谢组委会的组织、尤其是志愿者们的辛勤付出,温暖了我们的身体和镜片,让你我有缘相相见于雪山草地(看不到尾灯的大神除外),2019年四姑娘见!


(图片/赛事工作人员)

文中部分照片为赛事官方摄影师所拍,无注明为作者手机拍摄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