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行赛事
客服热线: -

深行赛事

梦黄龙-记于首届黄龙极限耐力赛后 [复制链接]

TEST | 2020-03-05 17:21 572 0
原创 且听风吟 PDF越野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当我们从泥巴村徒步翻越垭口到里雅彻时,蓝天澄净,云海翻腾,山体上光影幻变。远处险峰的银帽与彩衣在落日的余辉下闪闪发亮。无人说话,只能听到自己微微的喘息声。道旁低矮的树丛里偶尔传来牦牛的一声低哼,益显空廖寂静。立于垭口极目远眺,层层叠叠的大山向天尽头铺开去,天幕开合,夕阳在穹顶下,云幔后射出万丈金光,洒向山谷。仿如大爱无疆的天启。

       当晚我们露营在里雅彻。雪粒敲打了大半夜的帐篷,睡袋里越来越冷。想着将要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冒着风雪前往CP1计时的女儿会不会又冷又怕;想着P.D.F.参赛的队友们将要在雨雪中前行,既吃苦受虐又会大饱眼福,有担心又有艳羡,一夜无眠。

       天色未明,站长的闹钟响了。大家收拾利落后进入备战状态。向导媳妇是位藏族女子,勤劳伶俐,站在高处向远方眺望,欢快地报告每一位选手的来临。

       帐篷前方的站友会高声招呼选手来享受第五顿自助餐。帐中的小伙伴们热情洋溢,为选手端茶送饭灌水袋,再以一声“加油”将选手送上征程。盼望着盼望着,在海水的欢呼声中,十三和小余笑眯眯地进站了,我忍不住想要上前拥抱,这是我们的队友,亲人般的队友。上下打量这对神仙侠侣,表情轻松,精神愉悦。

       巩琦姐说得好,“最幸福的事就是爱你的人陪在身边,干着同样喜欢的事!” 挥手送别侠侣后,李哥、马匪先后进站。

李哥是越野老将,稳打稳扎,在他眼中赛道无险阻。

      马匪秉持训练时挑战极限,比赛时放飞自我的风格,游山玩雪,就是一位“享乐主义”选手。
天色渐晚,却等不来我们的传奇人物“杨YY”,曾经以超强的核心训练和零跑量完赛贡嘎百公里越野。

     事后得知他为了能开车接送队友放弃了自己的成绩。P.D.F.越野跑俱乐部更像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关爱、无私奉献已经蔚然成风。

       暮色四合,远处雪山上云雾升腾,天空深蓝。CP6的任务已完成,我们陪伴着几位退赛选手徒步到泥巴村。安顿好选手后,我先给女儿打去电话,她在嘈杂的背景声中喊着“妈妈,我这儿特别忙,回来再说吧。”听她专注于工作,也知道她一切平安,我放下心来,又和押后的海水通电话报了平安。

      夜间十时,我们乘车返回松潘古城,在终点找到女儿。她一脸疲惫,欲哭又止地说她太累了,我和海水没有忍住对她的溺爱,把她领回宾馆。在宾馆大厅,女儿突然失控,大哭起来。唉,心疼女儿的海水抱紧她,把她送回房间。是我们把孩子逼得太累吗?是否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一位朋友说“她比同龄孩子有着不一样的经历。”

      第二天,在我们的返程中,空气清甜,阳光明媚。女儿突然对我说:“妈妈,我喜欢这比赛,明年我还要来黄龙,我要来参赛。”看着女儿坚毅的神情,我的心中雪过天晴。

      黄龙,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我们终将实现梦想的地方。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